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罗密欧与朱丽叶》作品中的仆人语言解读

作者:未知

  摘要:《罗密欧与朱丽叶》作为莎士比亚最著名的爱情悲剧之一,其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和两位主人公震撼人心的爱情故事打动了无数读者,闻名世界。这部作品中,作者以凯普莱特和蒙太古两大家族的仆人矛盾为开头,为两个家族的矛盾和小说往后的发展脉络买下了伏笔;而作为朱丽叶的乳媪,她在故事里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与朱丽叶的感情,以及为故事情节的发展所起到的关键作用都不可忽视。本文将着力分析《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仆人:山普孙、葛莱古里、亚拉伯罕以及朱丽叶乳媪的对白和话语特色,从而进一步体会作品的艺术魅力与人文情怀。
  关键词:仆人语言;家族矛盾;话语特色
  中图分类号:I106-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9)12-0045-01
  一、引言
  现有的学术研究成果多围绕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一对主要人物,或者是将这一爱情悲剧与中国的《梁祝》、《牡丹亭》等悲剧做对比。本文中要分析的仆人虽为次要角色,却也在开篇起到了衬托出两大家族矛盾之深的重要作用,而朱丽叶的乳媪,其重要性更是极大地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纵观《罗密欧与朱丽叶》,凯普莱特与蒙太古两大家族互相仇视,水火不容,两家的家族矛盾成为造成这对青年恋人不幸结局的主导因素。这部作品从开篇伊始到结尾都充斥着矛盾,其矛盾之深从两大家族仆人的话语中便可见一斑。
  二、山普孙、葛莱古里与亚拉伯罕
  “山普孙及葛莱古里各持盾剑上”,作者开篇第一幕第一场中的第一句就为读者渲染了仆人在维洛那广场上争斗的场景。在第一场的开头,从作为凯普莱特家族仆人的山普孙与葛莱古里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蒙太古家族的憎恨溢于言表——“拔剑动武”“我要做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山普孙甚至都不愿意放过蒙太古家族中的狗。累世的宿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减退,宿怨新争程度之深,除了对家族中昀人,对动物也是如此;其规模之大,維洛那城中的市民苦不堪言,直言要将这两大家族一起打倒,两大家族仅仅为了一些口角,便扰得市民鸡犬不宁,不得安生。只有最接近真实生活的语言,才能最终引起读者的共鸣。读莎翁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开篇仆人的话语言简意赅,足以交代出故事的主要矛盾,为之后的男女主人公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埋下了伏笔.这样简单直白的开场白在莎翁笔下如此惟妙惟肖的将两个家族的累世情怨展现无遗,后面的爱情悲剧也就更易于读者接受和理解了。
  其次,从山普孙与葛莱古里的对话之中,其二者的矛盾也浮现出来。从二者的对话中,我们不难看出山普孙脾气暴躁,冲动易怒,动不动就要拔剑动武,而葛莱古里在与其的对话中,回应山普孙见了蒙太古家族中的女人也不放过,凸显葛莱古里的不屑与不解,这也为后来的两个家族在广场上因为口舌之争而大动干戈埋下伏笔。仆人之间尚且如此,那么庞大的两个家族岂不是更甚?
  接着我们来看对立两个家族之间仆人的唇枪舌战。在那个时代,咬大拇指成为侮辱挑衅对方的一种手势,山普孙要亚拉伯罕承认自己家的主子比得上凯普莱特家族的主子,亚拉伯罕拒绝了这一要求,双方打了起来,继而两家的人和该市市民相继加入争斗,最后双方的主人也加入了战斗。以争斗开头同时能增加观众的视觉震撼感,将这一矛盾根植于观众的内心。山普孙、葛莱古里、亚拉伯罕这三个人物形象只在第一幕第一场中出现,也许是莎翁为了描写矛盾开头故意设置的三个仆人形象吧。
  三、朱丽叶的乳媪
  普希金评价说:“莎士比亚从来不会让剧中人物形象受损。”的确,乳媪与朱丽叶的感情从朱丽叶小时候便开始萌发,作为朱丽叶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总是能在恰当的时间与地点说出或者做出符合情节发展的言行,其言语以及后来在朱丽叶与罗密欧之间所起到得作用的可谓称得上为朱丽叶的“心腹”。“心腹仆人”,即虽然两人的身份为主仆,但在心灵关系上特别亲近,甚至胜于父母、兄弟或朋友、子女,使得主人能把自己最重要的心事、秘密对其和盘托出,并在某些情况下委托其办理的仆人。要成为心腹仆人,至少得有两个必备条件,一是仆人对主人的忠诚,二是主人对仆人的信任,这样的忠诚与信任都是深层次的,彼此已经成为对方非常重要的人。在西方戏剧中,“心腹仆人”的例子屡见不鲜,在所有仆人的类型中,“奶妈”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心腹仆人”。
  乳媪的第一句台词出现在第一幕第三场,并贯穿整出戏剧之中。乳媪用“小绵羊”、“小鸟儿”这样的词称呼朱丽叶,足以显示奶妈对其的爱与宠爱。想要成为“心腹”的先决条件是时间:朱丽叶与奶妈的孩子——苏珊是同年出生,但很不幸苏珊夭折,后来奶妈来到朱丽叶家,见到朱丽叶就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一切顺理成章。通过以下分析,不难看出乳媪对朱丽叶的疼爱以及她的性格特点。
  朱丽叶的第一次出场伴随着乳媪和自己的母亲,虽只是寥寥数语,可作者已经为我们把这三个人的关系理得分外明晰——对朱丽叶来说,最信任的人不是母亲,而是奶妈;对奶妈来讲,朱丽叶不仅仅是主人,更将她看作了女儿,奶妈把对于已故女儿的爱都转嫁给了朱丽叶。二人的感情基础在朱丽叶和奶妈与朱丽叶和自己母亲的对话的对比中便已明了。在戏剧的第三幕第二场,乳媪得知罗密欧为了替茂丘西奥报仇而杀了朱丽叶的表哥提伯尔特之后,她因罗密欧的冲动而生气,又替自己的主人伤心难过。乳媪直爽率真,像这样的性格在后面的情节中也有所体现:当凯普莱特强迫自己的女儿嫁给帕里斯遭到朱丽叶的拒绝后,凯普莱特因此责骂朱丽叶。“我又没有说过一句冒犯您的话”人家就不能开口吗?”奶妈从一开始罗就在密欧与朱丽叶扮演着“传话筒”的角色,如果奶妈一开始不愿意帮忙,那么男女主人公的结合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从一见钟情的两人身份的互相确认,到双方透露希望结婚的意愿,所有的消息都是通过她传递,她同罗密欧与朱丽叶一起经历了一切,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的人安插在两人中间。而奶妈在朱丽叶心目中的地位也是对等的。从乳媪第一次的出场,我们就可以看到朱丽叶对她的态度和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态度截然不同。朱丽叶对于自己母亲凯普莱特夫人提出的任何问题,其态度都是恭敬谦恭,有礼有节。一个只有十三岁,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在自己的婚姻大事上会这么顺从父母的意思。当朱丽叶见到罗密欧以后的行为足以向我们证实,真实的朱丽叶并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姑娘,恰恰相反,她热情、大胆、忠诚,让青春的冲动与对爱情的向往指导着自己的言行,甚至后来为了躲过与帕里斯的婚礼,她接受了劳伦斯神父的逃婚计划,这远远不是一个她母亲以为的恭恭敬敬的好孩子,那些都不过是在母亲面前装样子罢了。
  四、结语
  通过对《罗密欧与朱丽叶》中三位仆人以及对朱丽叶乳媪的话语分析,深入了对作品中人物性格的理解:朱丽叶的乳媪善良正直,作为“传话筒”,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而山普孙、葛莱古里以及亚拉伯罕三人虽然仅在第一幕第一场之中出现,莎翁也是别有用意,说明两大家族的矛盾对于非亲近的外围仆人影响也是很大的。通过对仆人们的语言解读,我们可以看出莎士比亚的语言特色——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表现最真实的人物性格特点,看似没有技巧,但其实巧妙地运用了很多矛盾、暗喻等修辞手法。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491763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