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论刘小东油画作品中的色彩语言

作者:未知

  摘要:刘小东的生活简单而丰富,生活中的刘小东自认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所以他认为艺术应该是现实主义,他始终对现实抱以敬意。即使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现代艺术运动一统天下之时,刘小东仍旧坚持本分的写实主义,将目光聚焦于日常生活与熟悉人物。
  关键词:刘小东;油画;色彩语言
  刘小东善于捕捉现实生活中普通平凡甚至不会引起注意的人和事,以表现自己对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和对普通民众生活状态的关注。他的画作或描绘室内人物的日常活动,或描绘室外随意的场景,他选择熟悉的亲朋好友作为描绘对象,生动地表现出当下人真实的生活状态,让观者直截了当地窥探他们的外在形象和精神状态。批评家范迪安把刘小东的艺术称为另类的现实主义。他的画面内容选择是偶然和随意的,凭借自己的情感和直觉寻找身边最原始最纯粹的真实。他呈现的人物和环境以及画面效果都具有一种不经意间捕捉到的日常性和偶然性的痕迹。这引导了他运用语言的独特面貌。为了最纯粹地展示这种偶然捕捉的现实,他选择了运用强烈明快的色彩和干脆利落的笔触,釆用平铺直叙的方式来记录现实。他的画面色调处理平淡,没有戏剧性的冲突,运用原色和灰色等的相互搭配,力求色彩的表情和力度的展现。刘小东利用色彩表情带给自己的直观心里感受选择色彩。他对每一块颜色都充满激情和欲望,敢于运用鲜艳纯净的亮色,注重色彩黑白灰关系的构成,使作品具有强烈的当代感。他继承了写实油画严谨、精确的表现技法,借用极具当代特色的色彩和用笔方法,为观者展示了富有激情的画面。他的画面经常出现艳丽的橙色、黄色和纯净的蓝色。这种简洁明了的色彩表达给观者呈现了最直接的情感体现。对于色彩力度的表现,一方面他运用了明暗、冷暖对比很强的色彩关系,另一方面他借鉴了英国当代写实画家卢西恩弗洛伊德色彩笔触的表现方法。他运用强劲有力的笔触,厚薄结合,相互交叠,干脆利落的笔痕裸露在画面上,形体给人一种用颜料堆砌出来的坚实感。他的笔触随着形体的结构和转折行进着,产生各种生动的形状,紧贴骨骼和肌肉的变化。
  他的早期作品《园牧歌》,家和妻子喻红站在车站一角,阳光的照射使画面呈现强烈的明暗对比,人物脸部显出明显的结构变化。这阳光让人物成为更真实的存在体对人物肤色的把握生动而真实,显露出人物内心的焦虑情绪。画家将墙壁投在地上的阴影简洁纯粹的表现为大面积浓郁的黑色块,从中透出一种让人恐惧不安的气氛。这不安直击人物的内心,让人猜想他们似乎是在惆怅和忧虑什么,是对爱情、事业的不稳定还是对青春的迷茫?远处亮丽纯净的蓝天与人物粗放灰暗的面容形成强烈对比,给画面增添一种紧张的矛盾冲突性。整幅画色彩白灰关系明确,构成意味十足,色彩和谐统’用笔简练有力度。
  在作品《违章》(图中,描绘了一群赤裸着身体的民丄拥挤在违章卡车里。这些民匸的肤色有深有浅,与夹杂在他们中间的蓝色煤气罐形成补色对比。他们的身中国当代写实油画色彩语言探究第三章中国当代写实油画色彩语言分析体仿佛就像一团团生肉,被随意的堆积在卡车里。卡车的暗绿色块形成一种富有形式意味的构成效果,增添了画面空间感。远处纯净的蓝色天空与民工们粗糖的褐色皮肤形成对比,赤裸裸的体现这群社会底层人物所面临的残酷现实。他们从辛苦工作的城市带走的只是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和满身的泥疗和汗水,还有被人遗忘和漠视的灵魂。
  在他的作品《姐俩》(图中,描绘了两个夜总会妓女形象。画家有意将她们服装的色彩纯度提高,左边女子身穿闪亮粉色丝质的吊带裙,右边女子是黑黄相间的紧身上衣,这两种颜色都隐含着象征淫移和欲望的意义。他们身后的床上是充满艳俗感的朱红黄混搭被罩和耀眼的彩蓝色床单,混合着屋内轻浮的黄色调墙
  面,加上她们漫不经心的动态,一切都在述说着妓女们的生活状态。她们的肤色被画家处理成纯粹的偏红和偏黄色调,减弱环境色的影响,加上笔触在肌肉和骨撤间的穿插與堆积,生动地描绘出体积感和肉质感,这红与黄的肌肤似乎也象征了某种私欲。地面的灰色块给画面增加了稳定性和厚重感。同期的另一幅作品《三个姐妹看电视》,描绘了同样颜色的被子和同样穿着的女人。画家将自然色彩进行加工和提炼,黄的更黄,红的更红,蓝的更蓝,舍弃一切会降低这种强烈性的因素,将色彩纯化,用色强烈,把妓女生活中的艳俗味和私密性演绎的淋滴尽致,就好像我们正置身于这环境里观看着。
  《三峡大移民》和《三峡新移民》两幅作品的出现,使刘小东的聚焦点从生活中平凡普通的小场景转移到了宏大的社会事件上。在《三峡大移民》中,他运用阴沉的冷色调展现阴雨绵绵的场景。蓝、绿、黑、白、灰是画面的主色。暖色出现于远处路上儿童的衣服,面积很小。人物远处的山和江水是非常清透的灰蓝和灰紫色,虚幻漂嫩,将画面空间拉开,具有中国画中的写意气韵。近处灰色的垃圾废墟与远处的青山绿水形成鲜明对比,印证了昔曰美好家园因施工变成了如今工业垃圾堆砲的废墟,让人感到悲痛和触目惊心。画面零星飘洒的雨水是画家运用颜料的自然流动性表现出来的。冷色调的画面处处透出画家对三峡移民们的同情和关怀。而在《三峡新移民》,画家选用了明亮的暖调,整个画面格调轻松,阳光的照射让蓝色的江水纯净的闪着波光。灰色的废墟也蒙上了紫色的温暖。人物的衣服也多了鲜亮的颜色。整个色调表现出新移民们的一种精神状态,空矿的江水象征着他们的迷茫、无奈。画家好像在有意提醒人们去关注这些人的生存和命运。
  参考文献:
  [1]李超《中国现代油画史》[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07
  [2]潘耀昌《融合中的冲突》[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49324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