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论忻东旺油画作品中的色彩语言

作者:未知

  摘要:忻东旺笔下人物大多处于浑厚质朴的掠灰调,以衬托农民工的朴实。而在人物面部,他大胆地运用互补色的对比,使其亮部与暗部产生微妙的衔接与变化,甚至能够感受到皮肤里面的筋骨与血液。忻东旺对色彩的独特运用,离不开他的家乡康巴诺尔的影响。那里天蓝草绿,风景秀美,这天然的美景促使他对色彩有种敏锐的感知力。
  关键词:忻东旺;油画;色彩语言
  忻东旺以西方写实绘画的色彩关系来表现人物与空间,注重冷暖、补色对比和色彩的微妙变化,刻意加强色块之间的对比,将环境色控制在一定程度内,以增强色彩本身的趣味性。他倾向于对固有色的强化,减弱环境色对主体的影响,追求色彩蕴含的东方文化精神。那些人物脸上总是有一片无以言表的红晕,增加了面部刻画的生动性,不禁让人联想这红的象征涵义,是岁月的积淀还是环境的摧残,又或是一种朴素无知的体现。他的作品色彩灰度较高,很少使用鲜艳或饱和度很高的颜色,画面像是蒙上了一层灰雾的感觉,所有的物象都产生些许“旧”的效果。这样的色彩表现方式淋漓尽致地揭示了农民工的生活状态。他们的生活环境正是不太干净、充满灰尘的,他们的衣着也是朴实无华的,他们脸上也不做任何修饰。使观者能够窥探到他们内心对生活的极易满足和无奈。
  在他的成名作《诚城》(图和随后的《明天多云转晴》中,都描绘了农民工历经长途践涉在途中休息时的情景。这两幅作品的色彩都经过了画家的主观经营。强烈的色块组合和厚重的笔触肌理体现了农民工的憨厚朴实。掠灰的色调、冷暖对比的运用、刮刀刮出的方形笔触、生动富有变化的肌理都给画面营造了一种残垣断壁的土还感和老旧感。从这两幅作品后,画家开始探索色彩自身独特的魅力和情感体现。他以实物写生为准则,在遵循科学的色彩规律的同时创造属于自己的色彩语言表达。《装修》中,工人们随意的站在脏乱的环境中,画家有意将他们的外形缩短,以展现平实质朴的农民形象。整个画面色彩具有强烈的张力和节奏感,厚重的笔触展示了粗糙的人物。在他们的脸上泛着朴素的红晕,这是他们经过风吹日晒和辛苦工作留下的岁月痕迹。人物面部采用补色对比的方法,展现了一张张活生生的面孔。他们偏白或偏紫的嘴唇干裂着,白里泛黄的牙齿参差不齐,手上几笔厚涂的色块生动的显露出他们皮肤的粗糙和伤痕。色彩搭配奇怪的服饰、灰色脏乱的背景,揭示了农民工最真实的生存状态。厚重、富有力感的大色块直逼观者的视觉,融合着灰尘、泥衆般的肮脏感和不纯净,生动地体现出他们粗俗和不精致的生活,让观者不禁联想到为我们建造干净整洁住房的这群装修工人生活的艰辛和不受重视,从而让人产生对他们的敬畏和尊重。
  色彩语言表达力的强弱还在于对色彩笔触的运用。忻东旺笔下的人物面部额头最亮处总是有一块儿看似随意实际经过精心考究的刮刀刮上的厚重笔触。
  亮部与暗部产生厚薄的生动对比,让人感受到农民工质朴无华的面容。同时在人物的衣服、背景都有生动的笔触。他将形体与色彩完美结合,通过对颜料的堆积、重叠,或直接用刮刀刮在画面上,产生凹凸不同的质感。使人物充满浮雕般的立体效果,就像活生生的人站在我们面前。画家总是将背景描绘成灰色石墙,在上面刮几笔厚重的颜色,泥灰墙的粗糖感表露无疑,产生了视觉上的逼真感。
  在肖像画《赵富贵》(图中,描绘了一位纯朴的农民形象,在他的额头上堆积着厚厚的浅色笔触,夹杂着皱纹和粗糖的肌肤,显露岁月的沧桑。暗部与亮部形成鲜明的明暗和冷暖对比,凸显着他骨路分明的面部结构。在这张满是胡巷和皱纹的脸上书写着生活的艰辛。背景厚重的灰色墙面与人物形成一种微妙的联系,左下角浑厚的土黄色块衬托了人物的身份特征。他的笑像哭一样令人心酸,只有用这样富有动力性的色彩和笔触才能挖掘出人物的精神内涵。画家通过独特的色彩语言行发自己对这些穷苦落魄且不受关注的小人物的尊重。作品《退休劳模》(图、《金婚》等,画家都釆用這样的浑厚笔触的堆积来展现人物的丰富表情和内在精神。作品《金婚》展示了一对似乎生活不怎么和睦的老年夫妻。画家运用多样的笔触和刀法,融合颜料的本身质感,发挥色彩冷暖对比的作用,迅速而有力地捕捉人物的外在表情及内在心理。人物分两三遍刻画,追求逼真的肌肤油光感和表皮的细腻感,表现一种色泽感。色彩既光亮浓厚,又富有一种沉静感,背景仍然是画家惯用的具有泥灰堆砌般的灰色墙面。他的色彩能够展现逼真的质感,他的笔触能够挖掘人物的灵魂,无比生动有力,震撼视觉。
  忻东旺的色彩语言饱含着他对劳动人民的赞颂和关怀。他的画朴实无华,色彩浓烈,富有张力。他的色彩有一种他喃逼人的视觉效果,典型的棕灰色调生动地展现出农民真实的生活状态。他对色块间形状及色相的关系很重视,也重视色彩的饱和度对比。他将写实的技法与夸张的语言形式紧密结合,釆用直接画法与间接罩染的结合,将主观缩短的人物造型与浑厚的色彩达到完美统一。他的色彩通过大面积的冷暖色块组合起来,减弱色彩的明暗对比,通过对固有色的加强和互补色对比的运用,加上丰富的笔触变化,充分表现出农民工的精神气质。他运用张弛有度的笔触表现色彩的四凸感与厚重感,尤其是人物额头一块方形的厚重亮色,看似随意偶然实则经过了无数次的尝试与斟酌,既结实又有光感,使人物在这种生动的笔触变化中显出醇厚敦实的感觉,这就是他所要展现的农民形象和普通大众。他的色彩是饱含生命的色彩,他的笔触是激发灵魂的笔触。
  参考文献:
  [1]李超《中国现代油画史》[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07
  [2]潘耀昌《融合中的冲突》[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493283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