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反思生态女性主义

作者:未知

  摘要:生态女性主义理论认为女性与自然有天然联系,自然解放与女性解放有不可分割性,这一理论自提出以来就引起关注,但是其理论本身的弊端日渐显现出来:生态女性主义各分支之间观点各不相同甚至完全相反,生态主义与女性主义的悖论使其根基不稳;由于缺乏对相关因素的考察,生态女性主义在实践中困难重重。生态主义未来将如何发展,面临着理论和实践的双重困境。
  关键词:生态女性主义;理论缺陷;实践困境
  中图分类号:B82-0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20)23-0082-02  DOI:10.12228/j.issn.1005-5312.2020.23.056
  一、前言
  1962年,蕾切尔·卡逊出版了《寂静的春天》一书,向人们讲述了DDT和其他杀虫剂、化学药品对生物、人类及其环境的破坏,拉开了当代环境保护运动的序幕。1974年,法国女性主义学者弗朗索瓦兹·奥博尼在著作《女性主义或者死亡》一书中首次提出“生态女性主义”一词,是生态女性主义理论的开端。这一概念在《生态女性主义产生的时间》一文中被详细论述,奥博尼指出自然与女性之间的天然联系,号召人们重新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生态女性主义迅速延伸并发展起来,并出现了沃伦、斯普瑞特奈克、麦茜特、普鲁姆德、席瓦等理论家,生态女性主义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其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弊端,引起了对生态女性主义的反思。
  二、生态女性主义的主要思想
  生态女性主义着力研讨女性与自然应如何联系,按照这一标准,生态女性主义划分出众多分支,如文化生态女性主义、精神生态女性主义、社会主义生态女性主义、社会生态女性主义、哲学生态女性主义等。
  尽管生态女性主义各分支之间具体见解存在差异,但是他们有共同的基础理论:女性与自然之间的联系密不可分,生理性别决定论和二元思维是对女性和自然压迫的根源,贬低自然与贬低女性之间存在紧密联系,自然的解放与女性的解放之间有不可分割性。
  (一)生态女性主义基础性理论
  1.    对生理性别决定论的批判
  生态女性主义认为,人类对自然的压迫与男性对女性的压迫之间存在某种概念结构上的关系,即都源于生理性别决定论影响。在西方文化中,性别是由生理决定的,而生理的差异又影响到性格的差异,男性代表了强壮与理性,女性则代表了柔弱与感性,这种性格上的差异导致了对男女价值评价的不同,进而导致男权文化的兴盛。女性主义者提出了社会性别决定论,认为性别的构建是由社会文化指定、分配的,因此文化对个人的性别身份形成具有关键作用,体现了社会对个人性别身份的认同。
  2.    对二元论的批判
  二元论主张世界由物质和意识两个独立的本原构成,与一元论相对。二元论由柏拉图提出,被笛卡尔继承并进一步深化。可以说,笛卡尔是近代哲学史上典型的二元论者,他使得人——自然和心智——身体的二元论的划分彻底形成。生态女性主义者薇尔·普鲁姆德在他的《女性主义与对自然的主宰》中,批判了二元论对女性的压迫,认为二元论导致了女性和自然的背景化,即成为男性前台活动的背景,并否定男性对女性和自然的依赖性;同时二元论导致男性对处于主宰地位以外的女性和自然均视为“他者”,极端排斥并极度区分;二元论还导致了工具主义的产生,女性和自然的价值在于他们是男性的工具,其本身没有利益和需求。但遗憾的是,生态女性主义者批判二元论后,提出的解决方案却仍未摆脱二元论的束缚。
  (二)生态女性主义发展性理论
  1.    强调女性和自然的认同
  生态女性主义的首要内容就是女性与自然的认同,生态女性主义认为,一方面,女性与自然有着天然的联系,女性与自然的认同感使得两者更为亲近,同时人们对自然的称呼中有“大地母亲”、“地球母亲”等,却没有“大地父亲”之类的说法。另一方面,在二元价值论中,女性和自然都处于被忽视的边缘地位,两者在父权制面前都是弱势地位,若要反对父权制,就必须强调女性和自然的认同。
  2.    压迫女性与压迫自然存在着緊密联系
  人类中心主义体系下,自然是人类统治和压榨的对象,自然的存在是为了满足人类的需求。父权制社会模式下,女性是男性的统治和压迫对象,女性的存在是为了满足男性的需求。男性支配自然和支配女性的方式极其相似,使得两者的地位相似,而女性也因此与自然有着更为亲密的联系,相对男性对女性的掠夺,自然与女性之间则是一种和谐、互助的关系。
  3.    女性解放与自然解放不可分割
  生态女性主义的使命就是实现生态平衡和性别平等,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女性解放与自然解放是同步且不可分割的过程,近代深层的环境保护运动都是由女性领导或发起的,许多生态运动的女性领导人物都是女权主义者。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在父权制的统治下,单纯地解放女性或单纯地解放自然都是不现实的,只有同时解放自然和女性,才能推翻父权制,建立一种新型的社会关系。
  三、生态女性主义的理论缺陷
  随着生态女性主义影响力的提升,其理论上的缺陷也显现出来,一方面,生态女性主义不同流派观点不同,存在内部纷争,另一方面,生态女性主义缺乏准确支撑其观点的理论根基,生态主义与女性主义之间存在悖论,因此将女性的解放与自然的解放等同起来也缺乏说服力。
  (一)生态女性主义内部存在纷争
  围绕如何处理女性与自然的联系,生态女性主义各分支流派之间产生了分歧:文化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女性和自然有着本质上的联系,这种联系是由生理决定的,女性在养育功能、善良、直觉和关怀等方面具有独特性,这是女性与自然的联系紧密于男性与自然的联系的原因。女性和大自然同样都具有孕育生命的能力,女性具有独特的感知自然的方式,从而更容易与自然建立起联系。精神生态女性主义以文化生态女性主义为基础,也认为女性生育与自然之间有密切联系,但他们认为解决女性与自然解放问题的途径是建立一个新的宗教——女神宗教,倡导人们信仰女性与自然的神圣性。他们还认为,要想摆脱父权制,还需要引导男性正确认识男性、女性和自然的地位,改变男性的男权意识。社会生态女性主义反对文化生态女性主义与精神生态女性主义的观点,他们认为过度强调女性身体的优势反而会让女性更加得不到解放,而且会强化男女性别差异和对立关系,真正能改变女性地位的,是强调女性、男性和自然,这三者是互通的,女性身上可以有男性气质,男性身上也可以有女性气质,男性和女性都可以感知自然、理解自然。社会主义生态女性主义认为依据生理优势认为女性与自然的地位更高与父权制认为男性地位更高的本质是相同的,要想真正解放女性和自然,应该把女性和男性、人类和自然放在平等的位置上,解放女性不能只依靠女性自身,解放自然更不只是女性自己的使命,改变父权制的根本在于改变经济制度,建立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制度。哲学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女性与自然的联系,从根源摧毁压迫女性和自然的文化价值体系,女性和自然的联系不是生理因素联系起来的,而是社会因素下产生的联系,因此要解决女性受压迫的问题,应该重新建立一个没有二元对立的社会,这样女性受压迫和自然受压迫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生态女性主义内部的不统一,反映出生态女性主义本身还没有形成一套系统的理论,或形成一种一致的观点来对抗父权制和二元论,尽管该理论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但仍是一种不成熟的理论。
  (二)生态主义与女性主义的悖论
  生态女性主义是将生态主义和女性主义结合在一起的一种理论,这种两个概念本来就是在不同的视角下建立起来的。生态主义的视角建立在人与自然的关系研究上,认为自然是一个整体,人是自然的一个部分,因此人与自然应该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自然提供人类所需的空间和物质,而人类长期以来的掠夺行为让自然遭受了破坏,因此人类应该停止对自然的掠夺和剥削,反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而女性主义的视角建立在男性和女性的关系研究上,认为女性长期以来处于弱势地位,受到父权制的压迫,而女性的地位不应该由生理上的柔弱决定,而应该由社会属性等多种因素决定,因此女性主义反对父权制,强调男女地位的平等。当生态女性主义把这两种理论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势必会出现合理性的问题,而这种理论存在的意义也将面临挑战。同时,生态主义讨论的前提是把自然视为一个整体,女性主义讨论的前提则是把女性与男性区分开来,研究前提和思路的不同甚至是相反也让两者结合而产生的理论本身存在悖论。
  四、生态女性主义的实践困境
  生态女性主义从实践角度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有两个:女性解放和生态保护。但是这一理论却无法很好地转化为实践或为实践提供指导。生态女性主义理论本身的争议和悖论使得其根基不稳,生态女性主義有意察觉,及时提出了“关爱伦理”和“语境主义伦理”,以形成人与人和人与自然间的和谐关系:一方面倡导涉及男性与女性、白人与有色人种、成人与孩子、富人与穷人等联系的人际关爱,推进人“类”主体的实现;另一方面强调人对自然的关爱,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生成。
  然而,理论虽然得到一定完善,实践之路依旧困难重重。当今世界格局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国联系加强,但是政治制度差异、经济水平差距、文化观念不同,没有将这些影响女性地位和环境保护策略的现实因素考虑在内,让生态女性主义犹如空中楼阁。关爱伦理的提出更像是他们画出的又一张大饼,在复杂的政治经济背景下逐渐被腐蚀,在消费社会拜金主义的盛行中渐渐动摇。
  五、结语
  相较于经典理论,生态女性主义还是一种尚未成熟的正在发展中的理论。目前,生态女性主义仍有大量拥趸,其中不乏智慧的女性致力于真正的女性解放和自然解放,但有不少生态女性主义者往往是借此走一条女性地位提升的新道路,强调自然解放的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抬高自身地位,但是这种把自身放在一种弱者位置上的视角,使其难以得到真正的解放。
  参考文献:
  [1]   薇尔·普鲁姆德.女性主义与对自然的主宰[M].马天杰,李丽丽(译).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
  [2]   K·沃伦.生态女性主义哲学与深层生态学[J].张秀芹(译),杨通进(校).世界哲学,2010(03).
  [3]   蒋春慧.生态女性主义何以立足[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15.
  [4]陈伟华.生态女性主义的实践困境及批判[J].中华文化论坛,2015(09):162-167.
  [5]孙丽君.生态女性主义批评的困境与出路[J].外国文学评论,2011(02):196-203.
  作者简介:翟家齐(1996-),女,山东淄博人,山东大学文化传播学院文艺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535523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