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黑人女性主义的未来

作者:未知

  摘 要:在《爱无限制》一文中,作者库帕概述了黑人女性主义自步入学术界30年以来在理论建设层面所面临的困境、存在的问题和取得的进展,进而尝试提出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在未来的发展方向。文章不仅为我们描述了黑人女性主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图景,也提出了黑人女性主义话语建设中諸如“理论化进程”“知识殖民”“想象的务实主义”等关键词,不仅指出了它的发展方向,也探讨了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和批评实践中的策略问题,有力推动了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化进程。
  关键词:库帕 黑人女性主义 理论化进程
  在《爱无限制:走向黑人女性主义的未来(在理论层面)》(2015)一文中,作者布里特妮·库帕概述了黑人女性主义自步入学术界三十年以来在理论建设层面所面临的困境、存在的问题和取得的进展,进而尝试提出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在未来的发展方向。理论的建设对黑人女性主义尤显重要。独立自主的理论话语能使黑人女性主义摆脱对白人主流话语的依附地位。黑人妇女在知识生产层面的主体地位让她们无需再 “用主人的工具拆主人的房子”,以彻底的革命话语将理论和实践紧密联系,从而推动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变革;另一方面,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建设对全球范围内,特别是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女性主义理论建设具有极大的参考意义。再则,处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本土文论建设也可以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从而推进本土文论的良性发展。笔者选取这篇具有代表性的论文,以期通过对它的译介,了解黑人女性主义三十年来发展历程中存在的不足和未来的走向,进而促使国内的文论工作者去思考同样的问题。
  必须承认,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建设之路布满坎坷。文中,库帕对其未来不无疑虑。她认为在学术界,黑人女性主义依然面临着“自证合法性”的困境。即,必须证明,有关黑人妇女的生活、历史、文学、文化生产和理论等方面的研究已达到了足够的学术水平,符合作为学术资源所应有的严谨程度。一方面,种族和性别偏见渗入了学术圈,黑人妇女的声音被压制;另一方面,黑人女性主义自身的理论建设也呈现裹足不前的不良态势。库帕尖锐地指出过去二十年来,黑人女性主义对于关键概念,如种族和性别、黑人性和女性,尚未有自己的完整表述,对1980年代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家们提出的基本哲学问题,也未能加以关注。因此在这篇文章中,库帕回归到最初黑人女性主义正式进入学术界时提出的问题,认为围绕这些问题尚有大量理论和学术空间有待探索,借此来勾勒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在未来的种种可能走向。
  黑人有没有自己的理论?库帕借芭芭拉·克里斯琴于1987年发表的论文《理论种族》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篇论文中,克里斯琴用“学术霸权”一词来概括学术界对黑人妇女理论的置换和贬低。她认为,“黑人有自己的理论,只是在形式上与西方的抽象逻辑形式截然不同。黑人的理论常常以叙事形式出现,如黑人自创的故事、谜语、谚语和语言游戏。黑人更喜爱动态而非固化的思想”(Christian, 52)。正是由于这些不符合西方人思维习惯的形式,扎根于欧美帝国主义知识生产方式的“学术霸权”将其摈斥、排除在理论的范围之外,自己则俨然以“大写的理论”的面目粉墨登场,去规约并管制理论的生产者、生产方式和途径。与“大写的理论”相反,克里斯琴用“理论化进程”一词来描述黑人妇女的理论,体现了后者动态的、发展的特点。库帕认为,克里斯琴在为后来者思考两种理论之间的差异方面,开创了风气之先。
  那么,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建设的现状如何?作者指出,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早期,黑人女性主义思潮正式进入学界以来,迄今为止,美国从黑人女性主义视角从事哲学研究的黑人妇女不足十人。直至今日,黑人女性主义依然被迫在异质的理论框架中寻求学术合法性。黑人女性主义文论家黑泽尔·卡尔比评论道,黑人女性主义批评总体上是接受学术界盛行的主流范式的,并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构建自己的学科。同时,它以自卫的姿态,试图发现、证明并合法化黑人妇女的知识价值。她的看法在另一位黑人女性主义评论家——P·H·柯林斯的著作《黑人女性主义思潮》中得到了证实。该书的主要目标是“描述、分析、解释黑人女性主义思潮的意义,并致力于将其发展为社会批评理论”(Collins, 17)。书中柯林斯试图用各种方法去解决黑人女性主义政治和理论之间的对立。然而,该书发表近三十年后的今天,黑人女性主义仍未能抛开曾经的自卫立场,依旧面临着维护其学术和机构合法性的难题。
  当然,作者也承认,过去三十年来,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化进程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尤其在性征研究、酷儿研究、大众文化中种族和性别的表征研究方面。然而作者更为关注的是其理论建设的不足。例如,学界日益升温的后结构主义思潮大肆宣扬“种族不存在”,进一步恶化了黑人女性主义理论生产的生态环境。这种“去种族化”的论调以种族的划分缺乏生物依据为由,暗示种族和种族主义意识形态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对此,作者深刻思考了黑人女性主义的种族描述,并提出下述观点:在无须引入种族的生物基础论的条件下,专注于种族的物质主义描述。这种描述承认种族“也许不建立在身体之上,却存在于身体之中”。近来在社会学领域的研究证明了种族主义带来的心理和基因影响:由于长期健康不良和结构不平等导致黑人身体在物质上的种族化。作者认为这不失为一种理论研究的方向,提出尝试从解释黑人物质生活的角度来阐释种族。
  接下来作者考察了卡尔比的论断,“黑人女性主义批评应该被视为问题,而非解答,应被视为一种被审视的符号,矛盾的中心”(Carby,15—16)。这种拒绝将黑人女性主义批评看作黑人妇女求索最终目的的观点,在作者看来,对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化进程具有指导意义。她总结了目前两种对待黑人女性主义批评的态度:一是基座说,二是干涉说。前者如A·维荷里耶近来发表的《内脏保护令:集聚者的种族化、生物政治学和黑人女性主义关于人的诸种理论》。该书虽然将黑人女性主义描述成黑人学术圈“持久”的力量,但字里行间却将其比作黑人文论的基座,其实是在无形中将其归类为过去。书中特别提到的两位文论家——斯皮勒斯和温特——被无意间提升到标志性和示范性的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家的地位,这在作者看来,不外乎是因为她们多用心理分析和后结构主义这两种西方主流学术话语的语言。又如,R·弗格森在《在黑色中偏离:走向肤色批评的酷儿理论》一书中,将黑人女性主义,尤其是黑人同性恋女性主义看作是一种新的批评模式的基石,而非探究各类问题,如物质主义与资本、民族主义与国家形成、后结构主义,非常规的性欲和性别形成等问题的出发点。   诸如此类的基座论将黑人女性主义视为静止,否认其变化、成长、引发争论的可能性。如果说男性黑人通常将黑人女性主义等同于基座,那么白人女性主义者常将黑人女性主义的知识生产视为对女性主义的干涉。如R·魏格曼抱怨黑人妇女已成为交叉性话语的中心,且试图以此来主宰每个人的经验。库帕认为这类批评的真正目的是想跳過对黑人妇女的讨论。如果有人指出女性主义内部的种族主义问题,就会被认为是搞分裂,搞破坏,阻止女性主义的进步。库帕进一步指出,将黑人女性主义批评看成女性主义内部的反种族主义干涉,实质上是将其化为一个破坏性的临时事件,需要去解决,去应答,然后转身离开,回到事物原本的轨道上。
  面对这样的困境和问题,黑人妇女应该怎么去应对?1986年,黑人女性主义评论家德博拉·金宣称黑人妇女有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她将黑人妇女定位成黑人女性主义知识生产的主体,这在库帕看来,是迈出了黑人女性主义理论自主的重要一步,它赋予了黑人妇女在压迫的框架内外都能命名并界定自身经验的认识论权威。然而现状又是如何?库帕认为,今天的我们依然在任凭他人去界定我们的经验,同时又在当今一味求新的学术氛围下只顾标新立异,而忽视了对传统的进一步挖掘。库帕认为这是一种困于美国当前新自由主义进步观的表现。针对这种情况,她尝试着提出了下列解决办法。
  首先,黑人女性主义应继续坚持物质意义上的“种族的真实”,揭示权力与身份这两个同等重要的概念之间的密切联系。
  其次,就如何控制辩论的条件而言,可以从酷儿黑人女性主义理论家那里借鉴。后者为研究各种欲望和性别操演打开了空间,同时拒绝异性恋父权制设定的理论框架。
  近年来美国发生的多起警察滥杀黑人事件,激发了以“尊重黑人生命”为主旨的运动,促使黑人女性主义在理论构建的过程中提出一系列相关问题。比如如何阐述自由、公正、黑人生活,如何借酷儿身份去决定黑人女性主义理论的指导性观点,如何阐述生殖和生殖公正的问题。谈到民族国家的形塑,库帕认为黑人女性主义对这个问题的理论阐释,应该既吸收其他国家和跨国地区批评美帝国主义的作品,又关注美国本土内部殖民逻辑的推演,同时承认全球范围内黑人女性主义知识生产的多样性并加以借鉴。
  作者最后提出,必须命名及界定知识殖民(intellectual colonization)的行为,不再把辩论的术语让渡给殖民者。坚持“想象的务实主义”,将理论建设与政治斗争,与创造世界联系起来。坚持建设多于破坏,寻找黑人妇女知识史上和黑人女性主义哲学中的新作,以重新激活我们的知识生产。
  如何从理论的角度去构建一个动态的、有机的黑人女性主义,是黑人女性主义生存和发展所面临的挑战,也是它前进的方向。库帕的文章不仅为我们描述了黑人女性主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图景,也提出了黑人女性主义话语建设中诸如“理论化进程”“知识殖民”“想象的务实主义”等关键词,不仅指出了它的发展方向,也探讨了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和批评实践中的策略问题,有力推动了黑人女性主义的理论化进程。
  参考文献:
  [1] Carby, H. Reconstructing Womanhood: The Emergence of the Afro-American Woman Novelist[M]. New York: Oxford Uni. Press. 1987.
  [2] Christian, B. The Race for Theory[J]. Cultural Critique 6. 1987.
  [3] Collins, P.H. Black Feminist Thought: Knowledge,Consciousness, and the Politics of Empowerment, 2nd edition[M].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4] Cooper, B. C. Love No Limit: Towards a Black Feminist Future (In Theory)[J]. The Black Scholar, Vol.45, No. 4.
  基金项目: 本文为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指导项目阶段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14SJD102;项目名称:反表征:当代美国黑人女作家的族裔书写
  作 者: 尤蕾,南京邮电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美国文学;朱莉,南京邮电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研究方向:美国文学。
  编 辑:水涓 E-mail:shuijuan3936@163.com
转载注明来源:/1/view-1539198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