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加强产业协同 共促京津冀高精尖经济发展

作者:未知

  摘 要: 北京建设科技创新中心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注入了创新这一根本动力,创新驱动产业发展成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的主线。在这一背景下,高精尖经济成为京津冀产业协同的主要内容和战略引擎。文章从聚焦产业链合作、功能整合、协同创新三个方面,探讨了京津冀协同促进高精尖经济发展的根本着力点。主要包括以北京为主导带动形成区域优势“高精尖”产业链,深化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分工合作,加强区域功能整合,全面打造协同创新共同体,促进北京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在津冀转化等方面。
  关键词: 高精尖产业 协同发展 京津冀 
  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强调要将北京的发展置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格局中,特别提出要“尊重科技创新的区域集聚规律,因地制宜探索差异化的创新发展路径,加快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若干具有强大带动力的创新型城市和区域创新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为京津冀产业协同注入了创新这一根本动力,高精尖经济成为区域产业协同的主要内容和战略引擎,以产业链合作、功能整合、协同创新为根本着力点,夯实区域产业协同发展的高精尖方向,必将引领京津冀区域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一、加强高精尖领域的产业链合作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蓬勃兴起,要把握转型升级机遇,在更高层面整合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加强产业链分工和上下游联动机制,北京专注于创新,在天津、河北实现创新成果的孵化和转化,提升三地产业分工效益。推进创新链对产业链的融合,构建京津冀高精尖产业发展链条,形成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高精尖产业集群。
  (一)以北京为主导,带动形成区域优势“高精尖”产业链
  京津冀三地都具有一定基础的优势产业,以龙头企业为引擎,将总部、研发设计等价值链高端环节设在北京,将生产、制造环节布局在天津、河北,形成以北京为主导的产业分工格局,带动了高精尖经济发展。要进一步推动京津冀三地在“高精尖”产业领域的价值链分工,在城市群培育重点领域产业链集群,加强产业协同,延伸产业链条,建立更加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带动形成一批能够提供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等关键中间产品和应急物资的企业,补齐产业链关键环节和产品的“短板”。从而形成产业发展合力,提高产业链韌性。推动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文化创意、大数据、新能源装备制造、航空航天、智能终端等“高精尖”产业在区域协同发展与布局,优势互补,实现产业链上下游联动,打造区域优势产业链。例如,大数据产业,建设京津冀大数据综合试验区,面向津冀、辐射全国建设工业云和工业大数据服务平台。集成电路产业,集成电路设计业在海淀区重点布局,集成电路制造业、装备业、先进封装制造业、特色集成电路设计业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重点布局,第三代半导体产业在顺义区重点布局,集成电路材料产业和一般封装制造业在河北发展,打造具有协同创新能力的集成电路产业集群。生物医药产业,三地优势互补,加强产业链、创新链协同布局,推动产业链价值链上下游分工协作,打造创新能力强的医药健康产业集群,深化共建、共管、共享机制,合作共建生物医药产业园区,打造产业合作载体。
  (二)深化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分工合作,优化高精尖经济发展模式
  高层次的区域产业分工与协同发展是建立在高端生产性服务业主导的产业融合基础上,“高精尖”服务业的分工整合为京津冀“高精尖”产业集群的发展提供了制度机制和基础条件。科技创新、商务服务、信息服务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与区域高新技术产业、现代制造业集群基于产业价值链关联相伴而生、相互融合,共同支撑起现代产业体系的主体。进一步发挥北京“高精尖”服务业优势,提升服务业引领力、辐射力、带动力,在京津冀培育高端服务网络,实现产业扩张,为区域高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的内生发展提供有力产业组织保障。促进高端服务环节以北京为中心,向天津、河北进行扩散,形成高端服务业链网,夯实区域现代经济体系基础支撑。加强高端服务业的整合,提高服务业集群集中度,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集群,提升对总部管理、研发创新、品牌营销等产业控制力环节的支撑能力。在京津冀已形成的总部经济模式驱动区域产业整合基础上,进一步支持总部企业扩展充实研发设计、财务结算、国际营销等实体功能,在京津冀区域完善价值链,拓展发展空间。以总部管理、研发设计、品牌营销、资本运营等价值链高端环节为引领,带动商务服务、金融服务、信息服务高端服务向天津、河北设立分支机构,延伸布局与扩张发展。
  二、以功能分工引领区域“高精尖”产业分工合作
  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正处于“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需要下大力气推进工作。”2019年在京津冀三省市考察并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紧紧抓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不放松,方式方法上,强调“坚持严控增量和疏解存量相结合,内部功能重组和向外疏解转移双向发力,稳妥有序推进实施”。推进机制上,强调“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采取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制订有针对性的引导政策,同雄安新区、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合力”。并指出北京要立足“四个中心”功能定位,不断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城市功能与产业发展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城市功能定位为产业发展提供了转型升级的方向,产业发展是相应城市功能得以实现的重要支撑。首都功能定位是引领京津冀区域“高精尖”产业分工合作的根本指针,产业分工要以更好发挥首都“四个中心”功能为基本原则,区域“高精尖”产业集群发展要依托首都“四个中心”功能定位建立竞争优势。同时,京津冀“高精尖”产业集群的发展为首都“四个中心”功能定位的实现夯实了产业支撑。
  (一)加强区域功能整合,以首都核心功能引领区域高精尖经济发展
  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以更好实现首都“四个中心”功能为引擎,推动形成首都功能核心区、北京城市副中心与雄安新区功能分工、整合发展的新格局,带动产业分工,持续抓好“一核两翼”联动发展。雄安新区与北京之间的产业分工应以功能分工为基础,加强功能整合。通过功能疏解与承接,推动与首都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功能相关的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向雄安新区延伸发展。雄安新区重点承接软件和信息服务、研发设计、创意、咨询等高端服务业领域的优势企业和企业总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生命健康、节能环保、高端新材料等高技术产业领域的创新型企业,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现代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产业、新材料产业、高端现代服务业等“高精尖”产业发展,与北京形成协同联动,合力打造“高精尖”产业集群。   (二)加强区域合作功能区建设,协同开展制度创新
  以功能区建设协同推动服务业扩大开放。服务业扩大开放是带动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的重要引擎。要以北京深化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改革为契机,加强北京、天津、河北自贸区政策联动,建设区域开放发展的体制机制协同创新和产业创新发展平台,发挥北京科技创新能力、服务业集聚、数字经济优势,不断带动形成区域高精尖经济新增长点。支持北京的创新型企业积极参与河北雄安新区建设,将推动科技创新园区在雄安新区设立分园,将京津冀园区链向雄安新区延伸,在雄安新区合作建设中关村科技园区,促进雄安新区高度集聚创新要素、创新机构,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进一步加强作为京津冀区域经济合作发展引擎的曹妃甸区、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张(家口)承(德)生态功能区、滨海新区战略合作功能区建设,加强支持产业转移与承接的财税、监管等政策创新,引导企业有序转移、精准对接,实现重大合作项目落地,促进“4+N”產业合作格局向“高精尖”方向升级。
  三、加强京津冀协同创新,形成区域创新驱动合力
  京津冀协同创新是北京实现科技创新中心功能的区域支撑,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为京津冀协同创新提供了强大战略引擎。习近平总书记对京津冀创新发展寄予厚望,强调“向改革创新要动力,发挥引领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作用。要集聚和利用高端创新资源,积极开展重大科技项目研发合作,打造我国自主创新的重要源头和原始创新的主要策源地”。要进一步加强合作机制建设,构建高效的区域创新网络,以区域协同创新夯实京津冀“高精尖”经济结构的动力支撑。
  (一)以北京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为引领,加强建设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
  充分发挥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功能,带动京津冀区域创新体系完善。建设完善跨地区创新协作服务平台,打造创新型企业、新型研发机构、高校院所、科技服务机构等多创新主体参与的合作体系,建设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共同开展技术创新工程。尤其要推进雄安新区布局建设国家重点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等重大创新平台,建设开放型重大科研设施、科技创新平台,布局一批公共大数据、基础研发支撑、技术验证试验等开放式科技创新支撑平台,通过共同承担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等方式与北京加强原始创新合作,提升全面创新支撑能力。
  (二)推动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在区域联动协同转化,促进区域创新链、产业链、政策链、资金链深度融合
  加强北京科技服务业的区域协同布局,推动完善京津冀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服务体系和科技创新投融资体系,加快实现科技创新成果协同转化和产业化。支持在京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在天津、河北建立技术转移转化平台,提高创新成果转化效率。聚焦重点合作区域,构建资源优势互补、产业配套衔接的科技创新园区链,共建京津合作示范区等一批产业园区和科技园区,加快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等合作园区(基地)建设,承接北京科技创新成果产业化。发挥京津冀开发区创新发展联盟作用,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雄安新区等为重要节点,打造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京津冀高端智能制造产业走廊。以科技创新支撑的高质量发展为引领,推动北京创新型的科技金融、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创业孵化、专业技术服务、商务服务等行业,向雄安新区深化布局,打造科技服务网络,加强发展创新链中试、孵化等环节,夯实创新型企业衍生发展的根基,培育高成长性的创新型企业集群。
   参考文献: 
  [1] 薄文广,刘阳,李佳宇.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发展研究[J].区域经济评论,2019(3).
  [2]张杰,郑若愚.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中的多重困局与改革取向[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7(4).
  [3]周京奎,龚明远,张朕.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机制创新研究[J].长白学刊,2019(2).
  [4]赵霄伟.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多重困境与韧性应对[J].区域经济评论,2020(6).
  [5]孙超,王燕.高新技术产业与生产性服务业协同集聚对区域创新效率的影响[J].科技管理研究,2020(22).
  〔本文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科研项目“完善首都创新体系的战略路径研究”(项目编号:2019C5798)阶段性成果〕
  〔邓丽姝,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转载注明来源:/2/view-1539194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