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乡村振兴战略下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现状及评价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通过构建农村人居环境质量的评价指标体系,运用AHP和聚类分析测度并等级划分了连云港三区三县的农村人居环境的质量水平。结果表明:连云港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存在地区差异,其中,连云区、海州区是优级发展区域,东海县、灌南县是一般发展区域,赣榆区、灌云县是差级发展区域,并针对不同地区提出了“分类指导,因地制宜”的差异化治理对策。
  [关键词]农村人居环境;连云港市;乡村振兴
  [中图分类号] D422.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3283(2020)06-0081-07
  Current Situation and Evaluation of Rural Living Environment in Lianyungang
  under the Strateg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Jia Jinrong
  (Lianyungang Party School,Jiangsu Lianyungang 222000)
  Abstract: By building the rural residential environment quality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using AHP and the clustering analysis to measure and hierarchies of lianyungang in three areas, three county rural living environment quality level results show that the three counties of lianyungang, three areas, the rural residential environment there are regional differences, among them, lianyun haizhou is optimal level development zone, donghai county guannan county area, is the general development GanYu guanyun county area is poor level development area, and puts forward classification guidance to different areas, differential treatment of adjust measures to local conditions.
  Key Words: Rural Living Environment; Lianyungang City; Rural Revitalization
  連云港市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的改善工作,2018年5月,市委市政府印发的《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三年行动计划》指出要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提高农村民生保障水平;2018年8月,市政府办印发的《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正式公布,聚焦农村垃圾整治、厕所粪污治理、生活污水治理等环境整治六大工程,提出力争到2020年,全市美丽宜居村庄达到500个,农村人居环境质量全面提升,村民环境与健康意识普遍增强;2019年3月,项书记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推进会上指出,要深入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实现“高质发展、后发先至”,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2019年4月16日, 市委市政府办印发的《连云港市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更是把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作为重要篇章。可以说,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美丽宜居乡村,已经成为当前连云港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任务之一。目前,连云港市共有1428个行政村、5285个自然村,其中重点村1381个、特色村240个、重点特色村206个、一般村3458个。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环境整治工作,不断加大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力度,村庄设施维护、河道管护、道路修护、绿化养护、卫生保洁等得到明显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不断优化,但看到成绩的同时,我们必须要清晰地认识到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仍存在许多短板,需要不断推进整治和改善。鉴于此,本文从农村人居硬环境和农村人居软环境两个方面构建了农村人居环境质量的系统评价体系,并运用AHP和聚类分析测度并等级划分了连云港三区三县的农村人居环境的质量水平,以此为基础给出改善连云港农村人居环境治理的差异化对策建议。
  一、指标选取
  结合《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实施方案》中的农村垃圾整治提升工程、厕所粪污治理提升工程、生活污水治理提升工程、农业生产污染治理提升工程、村庄绿化美化
  提升工程、配套设施建设提升工程等环境整治六大工程以及《连云港市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中提出的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打造森林乡村、加强农村环境管护、加快特色田园乡村建设,同时考虑农民生产生活实际,构建了包括农村人居硬环境和农村人居软环境2个方面的准则层,共23个指标的农村人居环境系统评价指标体系(如表1),对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状况进行评价,了解当前农村人居环境的质量状况。
  二、数据来源及方法选择
  (一)数据来源
  本文评价指标的数据主要来源于《2018年连云港市统计年鉴》《2018年东海县统计年鉴》《2018年灌云县统计年鉴》《2018年灌南县统计年鉴》《2018年海州统计年鉴》、《2018年赣榆统计年鉴》《2017年连云港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连云港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东海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海州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赣榆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连云港市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海州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赣榆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东海县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灌南县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灌云县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2018—2022年)》及农业农村局、生态环境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交通运输局等统计数据。   (二)方法选择
  结合科学性原则,运用SPSS19.0 软件,采用AHP,对搜集的指标体系的数据进行处理,对连云港各县市的农村硬环境及农村软环境进行主成分分析,根据相应计算公式,计算出连云港各县市农村人居环境综合得分,在此基础上测度出连云港各县市的人居环境质量水平并进行排序分析。主成分分析法是Pearson早在1901年提出的一种,比较传统的多元数据统计的方法。从数学角度上讲,该方法是在尽量减少数据信息丢失的情况下,对维度较高的数据的变量空间进行降维,目的是降低数据处理分析的难度。
  三、连云港市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评价
  (一)原始数据逆指标的转换
  为了确保指标体系中指标的同趋势,应该对指标体系中的部分逆指标进行处理。X6指标是农药使用强度,用每公顷播种面积用的农药量来衡量,该指标数值越大,一定程度上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就越大;X7指标是农用化肥施用强度,用的是每公顷播种面积施用的农用化肥量来衡量的,同样该指标数值越大,一定程度上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就越大;X16指标是城乡收入比,用来衡量城乡收入差距,城乡收入比越大,表明城乡贫富差距大,越不利于农村人居环境工作的推动;X18指标是农村恩格尔系数,指的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它是衡量一个家庭或一个国家富裕程度的主要标准之一,农村恩格尔系数越高,作为家庭来说则表明收入较低,反之,农村恩格尔系数较低,作为家庭来说则表明收入较高。由此,本文需对X6、X7、X16、X18的数据进行逆处理,本文的处理方法,经过相关软件处理后,得到的相关数据见表2所示。
  (二)原始数据的标准化
   假设总体共有m个样本,每个样本有P项指标(变量):X1,X2,…,XP,得到原始的数据矩阵,
  原始数据标准化,称Zij=(i=1,2,3,...,m,1,2,3,...p)为标准化变换,经过标准化的数据如下表所示:
  (三)各准则层主成分得分提取
  1.农村人居硬环境主成分得分提取
  结合特征值(λ>1)以及累计贡献率(>90%)的原则,提取农村人居硬环境的主成分,软件输出结果为4个,具体的情况如表4所示:
  由表5及初始主成分载荷矩阵可知,提取的农村人居硬环境的第一个主成分权重大小是33.87%,县级及以上文明村和乡镇占比、对生活垃圾处理的行政村比例、农用化肥施用强度、农村居民人均现住房建筑面积、行政村双车道四级公路覆盖率以及开通互联网宽带业务的行政村比重6个指标的载荷较大;第二主成分权重大小是31.2%,载荷较大的具体指标为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空氣质量达到优良天数的比例、住宅外水泥或柏油路面占比、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开通互联网宽带业务的行政村比重5个,第三主成分的权重比为20.73%,在对生活污水处理的行政村比例、秸杆综合利用率2个指标上面的载荷较大,第四主成分的权重比为14.2%,在村庄绿化覆盖率、农药使用强度2个指标上面的载荷较大。同时,由表4可知,衡量农村人居硬环境的4个主成分相应的累计贡献率为93.47%,表明这4个主成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很好地阐述和评价农村人居硬环境水平。这4个主成分分别用字母y1、y2、y3、y4表示,根据输出的初始主成分的载荷矩阵可知,其线性组合可以表示为:
  用F1表示连云港三县三区在农村人居软环境方面的综合得分,可得表5:
  由表6以及初始主成分载荷矩阵可知,能够衡量农村人居软环境的第一主成分的权重是 59.06%,其中载荷较大的指标有城乡收入比、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业人均产值、农村收养性老年福利机构每千人床位数、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村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以及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本科及以上学历师生比;第二主成分权重大小为25.69%,其中载荷较大的指标有农村恩格尔系数;第三主成分权重大小为15.25%。同时,由表6可知,衡量农村人居软环境的3个主成分相应的累计贡献率为93.206%,这表明这3主成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较好阐述和评价农村人居软环境。设y5、y6、y7表示为这3个主成分,根据系统输出的初始主成分载荷矩阵可知,这3个主成分的线性组合为:
  用F2表示连云港三县三区在农村人居软环境方面的综合得分,可得表7:
  3.连云港市农村人居环境质量测度结果
  用F表示连云港山县三区的农村人居环境质量的综合得分,根据连云港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的综合得分(F1、F2)及确定的权重,利用下列公式(3)得到连云港市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质量的综合得分F,如表 8 所示。
  
  四、结果分析与对策建议
  (一)结果分析
  1.总体评价
  测度结果的综合得分越高,表明农村人居环境发展质量越好,综合得分为正数意味着农村人居环境较好,负数意味着农村人居环境有待改善。由表8测度结果可知,连云港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存在地区差异,连云区、海州区、东海县发展较为良好,综合得分为正数,但灌南县、赣榆区、灌云县农村人居环境就不太乐观,综合得分为负数,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亟需推进。由表5和表7的测度结果可知,总体来看,农村人居硬环境比软环境发展得好,但农村人居硬环境整体水平还是有待提升,得分普遍不高,软环境县区差异较大,只有海州区和连云区测度结果为正数,其他为负数,表明赣榆区、东海县、灌云县、灌南县需要在软环境方面加大力度。
  2.聚类分析
  聚类分析指的是将物理或抽象对象的集合分组为由类似的对象组成的多个类的分析过程,它是在主成分综合得分的基础上进行,使用SPSS19.0软件,运用平方Euclidean距离法,对连云港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的质量水平进行聚类分析,垂直冰柱图如下图1所示。
  垂直冰柱图的横轴代表的意思是被聚类的连云港三县三区,纵轴代表的意思是要聚成的类别数,连云港三县三区,如果想要聚集成3类时,就从纵轴的数字2和3的中间,用横线挡住,得下图2:   由图2的两条冰柱,可以很清晰地看出,将连云港农村人居环境根据综合评价得分,分成3种类别,将这3种类别的得分进行输出,分为优级发展区域、一般发展区域以及差级发展区域,具体输出结果如表9所示。
  优级发展区域:主要包括连云区、海州区。这两个县区农村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质量都相对较好,经济发展的同时能够促进农村人居环境的改善,处于良性发展的状态。连云区农村人居环境水平综合得分排名第1,农村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得分都较高,都排名第二,尤其是对生活垃圾处理的行政村占比大、空气质量达到优良天数的比例、住宅外水泥或柏油路面占比、农村区域供水入户率、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及村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指标均为第一,远远超过连云港其他县区。这主要得益于连云区是畜禽禁养区,无畜禽粪污,下辖的行政村较少,农村户籍人口较少,生活垃圾处理起来较为容易,农业主要是茶叶、食用菌、紫菜等特色板块,农药、化肥污染面源较低,空气质量好,同时注重改善村庄基础设施,黄窝村入选全国美丽乡村示范村,柳河村创建省级美丽乡村,西连岛村通过市级美丽乡村验收。海州区农村人居环境水平综合得分排名第2,其中,农村人居软环境排名第一,尤其是农村恩格尔系数较低,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本科及以上学历师生比遥遥领先于连云港其他县区,表明海州区较为注重完善村民的公共服务,这与海州区乡村离市区近,新型工业化、城镇化的辐射带动作用大,持续深化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全面提升村级公共服务设施水平等是离不开的。但海州区的农村人居硬环境排名第四,需要进一步改善,尤其是要注重对生活垃圾的处理、提高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以及减少农用化肥施用强度。
  一般发展区域:主要包括东海县、灌南县。东海县农村人居硬环境排名第一,尤其是县级及以上文明村和乡镇占比、对生活污水处理的行政村比例较好。主要得益于东海县注重规划和落实,如2017 年,全县围绕省级文明城市复审,编制各类规划设计 21 项,温泉镇、房山镇入围首批省生态文明建设示范乡镇。但东海县农村人居软环境却不乐观,排名第四,得分为负数。尤其是农村收养性老年福利机构每千人床位数、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本科及以上学历师生比指标不乐观,尽管东海有水晶城、水晶博物馆等,“水晶经济”极大提高了村民收入水平,2017年,东海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5882元,领先于灌南县、灌云县,但农村社会服务需要进一步加强。灌南县农村人居硬环境排名第三,仍需进一步提高,尤其是需要更加关注对生活污水处理的行政村比例和村庄绿化覆盖率;农村人居软环境排名倒数第一,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本科及以上学历师生比、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村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等指标层面需要进一步努力。
  差级发展区域:主要包括赣榆区、灌云县。这两个县区的农村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发展的都不乐观,在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过程中,需要重点发展和关切。其中,赣榆区农村人居硬环境排名第五,农村人居软环境排名第三,但是都是负数,都是需要改善的,尤其是在对生活污水处理的行政村比例、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空气质量达到优良天数的比例、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农村区域供水入户率、农村收养性老年福利机构每千人床位数、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等方面需要注重。灌云县在农村人居硬环境方面排名倒数第一,在农村人居软环境方面排名倒数第二,在县级及以上文明村和乡镇占比、对生活垃圾处理的行政村比例、秸杆综合利用率、农村居民人均现住房建筑面积、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以及村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等指标方面都需要提升。
  (二 )对策建议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出,连云港三县三区农村人居环境存在地区差异,因此,在制定农村人居环境治理措施时,不能够一刀切划分,重点关切度也要有所倾斜和侧重,应“分类指导、因地制宜”,制定差异化的发展策略优化农村人居环境。
  对于优级发展区域的连云区和海州区。一是,多开展试点工作,推广先进模式,总结先进经验。在认真学习浙江、欧美和日本等先进地区典型经验和做法的基础上,结合连云港“百村示范、千村整治”工程,多开展符合本村实际的试点工作,充分发挥试点优势,为其他县区树立样板,积累经验,带动非试点区人居环境的良好向上。二是,建立长效机制,确保村庄环境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整治不仅要立足于改变当前村庄的落后面貌,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套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长效机制。对于优级发展区域来说,村庄的落后面貌一定程度上有了很大改善,目前更为重要的是探索确保农村人居环境持续改善的长效机制。如建立以农民为主的村庄公共设施运行与维护管理机制,通过市场机制,培育一批专业化管理维护队伍,多措并举运行管护经费,切实做到管护有制度、有资金、有人员,确保村庄公共基础设施不仅建得早、建得快、建得全,同时能管得到位、护得及时、用得长久。探索建立城乡统筹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城乡人居环境协同治理机制,“市县乡村”四级相关政府和部门应以环境共治为出发点,建立便捷的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交流和信息共享,提高辦事效率。探索建立垃圾污水处理农户付费制度以及研制农村人居环境标准等以更好地督促村民进行村容村貌的提升等等。
  对于一般发展区域的东海县、灌南县。这两个县区农村人居环境之所以发展一般,是因为没有注重农村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的协同发展。尤其是东海县,农村人居硬环境发展非常好,却忽视了农村人居软环境中社会服务的进一步完善,灌南县也存在同样的问题。针对这些县区应:一是,注重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的协同发展,将农村人居硬环境和软环境指标纳入地方政府的行政考核,避免出现硬环境和软环境失调发展;二是,针对人居环境整治薄弱的层面,应建立相应的工作指导队,对规划设计、环境治理等方面定期开展技术培训、现场指导,为农村人居环境改善提供长期的技术支撑;三是,针对农村软环境中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村庄,在专项整治项目过程中,政府应给予一定的财政资金,同时要多元渠道争取和利用资金。不只是着眼于国家政府和地方政府的专项基金,要发挥好政府与市场两个方面作用,利用政策引导、财政扶持、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鼓励民间资本对乡村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投资;鼓励村民自筹资金,改善硬件设施,如道路两旁设置的垃圾设施少时,可以自己出资买,成本也不高。   对于差级发展区域的赣榆区和灌云县,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状况不乐观,需要从基础设施、环境卫生等多个方面进行综合治理、统筹规划,重点监管及引导。第一,也是最为基础和关键的是,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短板。组织调查组开展现场调研,弄清楚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主要困难,“对症下药”给予资金及政策支持,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短板。首先,以农村垃圾、污水等处理和村容村貌提升为重点,因地制宜探索建立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理体系;持续推进农村“厕所革命”,可以建立一个采取政府来领导,市场为主体,培育有市场需要的相应产业链;完善乡镇污水处理厂配套设施,推动城镇污水管网向周边村庄延伸覆盖,加强生活污水源头减量和尾水回收利用,确保所有污水处理设施有效运营、发挥效益。其次,推动发展绿色农业。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如推广应用加厚标准地膜及生物降解地膜,试点推行农药包装废弃物、废弃农膜回收处理,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推广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进农药、化肥使用减量工程;实行审批制度和排污许可证制度,实现养殖污水的达标排放,统一清运、统一处理畜禽养殖粪污,促进畜禽粪污的资源化利用以扎实推进畜禽养殖污染治理,稳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第二,建立动态跟踪机制。有序开展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排查整治,对户厕改造进行“回头看”,对改造不彻底、建设标准低、维护不到位、管理不规范的进行整改,定期或不定期的进行调研督导。第三,加强宣传,提高村民环保意识和社会参与度。综合运用各类媒体如广播、电视等,对环保文件、政策进行解读,举办培训班、农民夜校、网上学校等,提高干部、村民的生态知识和环保意识;定期开展“环保下乡”活动,请当地的学生志愿者、环保组织、文艺工作者等入乡进村,通过放映环保影片、出演环保主题小品、农民大联欢等形式,剖析周边环境污染事件,提高环保意识和环保的自觉行动,转变农民思想观念,推动生态宜居乡村建设。
  [参考文献]
  [1]孙慧波,赵霞.中国农村人居环境质量評价及差异化治理策略[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2):1-15.
  [2]王利萍.临安山区农村人居环境满意度评价研究[D].浙江农林大学, 2019.
  [3]郭晔.特色小镇人居环境评价——以邢台市清河县羊绒小镇为例[D].河北师范大学, 2019.
  [4]朱文龙,叶倩.徐州市县域城市人居环境综合评价研究[J].园林科技,2019(12):4-26.
  [5]徐顺青,逯元堂等.农村人居环境现状分析及优化对策[J].环境保护,2018,46(19):44- 48.
  [6]钟婷婷.嫩江县山河农场发展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SWOT分析[J].对外经贸,2020,(02).
  [7]王慧倩.河南省城市经济—社会—环境耦合协调演化研究[J].对外经贸,2020,(02).
  [8]王慧倩.河南省城市经济—社会—环境耦合协调演化研究[J].对外经贸,2020,(02).
  (责任编辑:顾晓滨 马 琳)
转载注明来源:/3/view-1526475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