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日间病房文献计量学可视化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運用文献计量学的方法探讨国内外日间病房的发展现状、动态前沿、研究热点以及国家间的合作等特点,以期为我国日间病房的开展提供参考及信息支持。方法:计算机检索中国知网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和Web of Science数据库,查找国内外关于日间病房研究的文献。运用Excel 2013提取文献的基本信息,从检索文献量、国家分布、期刊、研究机构、作者、研究热点和国家间的合作等方面进行分析。结果:共纳入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文献7 009篇。国际上日间病房研究的国家共有110个,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发文量居前列的国家主要有美国、英国和德国等,其中美国的发文量最多,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最紧密。2012年始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文献逐年增加,且国外增长趋势总体较国内快。国外日间病房研究文献的期刊分布种类和被引频次明显多于国内。当前日间病房的研究热点主要集中于日间手术、护理管理和日间化疗等。国外日间病房研究的机构主要有伦敦大学,国内主要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结论:日间病房研究是当前医学研究中的热点,在医学研究领域呈现“欣欣向荣”的发展趋势,欧美地区处于主导地位。国内日间病房研究水平与国外差距较大,主要体现在文献的数量、被引用频次以及其他国家间的合作等方面。
  【关键词】 日间病房 文献计量学 可视化分析
  Bibliometricsand Visualized Analysis of Ambulatory Ward/LIN Wenyan, JIANG Hugang, LIU Zhongbo, PENG Caili, ZHANG Li, FANG Jinrui. //Medical Innovation of China, 2020, 17(02): -151
  [Abstract] Objective: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 and information suppor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ay ward in China, bibliometrics was used to explore the development status, dynamic frontier, research hotspot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countries of the day ward at home and abroad. Method: Computer retrieval of CNKI and Web of Science database to find domestic and foreign literature on the study of day ward. Excel 2013 was used to extract the basic information of the literature and analyze the literature quantity, country distribution, journals, research institutions, authors, research hotspots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countries. Result: A total of 7 009 articles from 110 countries were retrieved. Most of the articles came from European and North America, among which America was No1 in publishing ambulatory ward literatures and had the most frequent collabora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which including England, Germany and Italy etc. Since 2012, the research literature on day wards at home and abroad has been increasing year by year, and the overall growth trend in foreign countries is faster than that in China. Regarding distribution of journals and citation times ambulatory ward literatures were obviously more than domestic. The research highlights of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literatures focused on ambulatory surgery, nursing management and daytime chemotherapy. The institutions of foreign ambulatory ward research were mainly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 and the main domestic was the West China Hospital, Sichuan University. Conclusion: Ambulatory ward is a big hot spot in current medical research, which is led by European and North America countries. The research level of ambulatory ward in our country is relatively lower than international countries, for fewer published articles, citation times and collaborations with other countries.   [Key words] Ambulatory ward Bibliometrics Visualized analysis
  First-author’s address: Gansu Provincial Hospital, Lanzhou 730000,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20.02.038
  日间病房诊疗是目前国内外流行的新型治疗模式[1],是一种以患者为中心,介于门急诊与住院之间的一种新型医疗模式,是对传统医疗模式的补充[2],也是生物-心理-社会新医学模式发展的具体体现,其可缩短平均住院日,降低患者住院费用,满足患者对快捷方便医疗服务的需求[3-4]。患者在医院较短时间内完成入院检查、治疗、手术和出院,较短时间可以分当天、24 h和48 h等[5-6]。日间医疗采用预约制,出院后有一套能确保患者安全的随访体系,可以采用分级诊疗中的家庭医生随访和患者自我管理,而且紧急情况下可重新返院的绿色通路[7]。日间病房诊疗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有效途径[8-9],是治疗模式的一次创新,该治疗模式在国外已广泛运用[10],但在国内尚未完全推广。本文通过文献计量学的分析方法,探讨1998-2018年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的发文量、国家分布及合作关系、期刊分布、研究机构、研究作者和研究热点等特点,为我国日间病房的开展提供参考依据及信息支持。
  1 资料与方法
  1.1 数据来源 文献数据来源于中国知网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和Web of Science数据库。检索时间均限定为1998年1月1日-2018年12月31日。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1)纳入标准:①日间病房的原始研究;②综述;③方法学研究。排除标准:排除重复发表的文献、新闻报道、会议论文及评论性文献等。
  1.3 文献检索策略 CNKI的检索词为“日间病房”和“日间”and“病房”;Web of Science的检索词为“ambulatory ward”和“day ward”。
  1.4 文献筛选与资料提取 由至少2名研究者独立进行文献检索和基本资料提取,若遇分歧与第三方讨论解决。
  1.5 数据统计与分析 借助Excel 2013分析关键词确定日间病房研究热点;利用“文献计量在线分析平台”进行国家间合作关系分析,同时汇总分析其年发文数量和国家、作者、机构及期刊等的分布;用EndNote X8软件进行文献管理与筛选。
  2 结果
  2.1 日间病房研究的文献数量变化趋势 截至2018年12月31日,Web of Science数据库中日间病房研究的文献有6 723篇,CNKI文献有286篇。从图1可以看出国内与国外日间病房研究文献数量的变化趋势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似性,但中文文献的增长速度明显滞后。国内外文献量从2012年开始呈快速增长趋势。
  2.2 日间病房研究的国家分布 国际上各国家发表的日间病房研究文献数量差异较大,其中以美国发表的研究最多,达943篇,发表研究最少国家的仅为1篇。研究居前10位的国家共发表日间病房文献4 647篇,其中中国发表286篇(发文总量居第8位)。发表文献数量居前10位的国家发文量及被引频次见表1。
  2.3 日间病房研究的国家合作关系 可检索到开展日间病房研究的国家共有111个,主要有美国、英国和德国等,其中,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度最高。具体合作网络关系见图2。
  2.4 日间病房研究的热点分布 国际上日间病房研究热点主要集中于普通内科疾病、感染性疾病、公共环境及健康相关疾病、手术和儿科疾病等。国内日间病房研究热点多集中于日间手术、护理管理、护理、管理及日间化疗等。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文献的高频词见图3。
  2.5 日间病房研究的机构分布 国际上日间病房研究文献最多的机构分别有伦敦大学、巴黎公共医疗救助机构(AP-HP)、多伦多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和卡洛琳斯卡学院等。国内日间病房研究文献最多的机构分别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福建省肿瘤医院、绵阳市中心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仁济医院等。发表日间病房研究文献的前10位国内外机构见图4。
  2.6 日间病房研究的作者分布 国际上发表日间病房研究文獻的作者主要有Bellomo R、Jones D、Gastmeier P、Haines T P、Kumar A、Meissner W、Bassentti M、Bonten M J M等。国内日间病房研究文献较多的作者主要有戴燕、骆洪梅、蔡丹妮、王英、胡潇弘、侯凯文、杨艳、张海燕等。发表日间病房研究文献的前10位中外文作者见表2。
  2.7 日间病房研究的期刊分布 国外期刊1 857种,载文量6 723篇,刊均载文量3.6篇;国内期刊30种,载文量286篇,刊均载文量9.5篇。发表日间病房研究文献的前10位中外期刊见表3。
  3 讨论
  3.1 国际日间病房发展的总体趋势 本文通过文献检索及文献计量学的方法对比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的发文量、文章被引频次、研究热点、主要机构、“高产”作者、发表期刊和国家间的合作等获得日间病房研究发表文献的相关信息,可以看出近年来国内外日间病房领域的研究总体呈逐年递增趋势,国内自2012年开始有较大幅度增长;文献深部挖掘笔者发现:目前在日间病房研究领域有近百篇原始研究发表,美国依然居首,英国和德国紧跟其后,中国也极力发展;从日间病房的研究热点可以看到:一方面,日间手术仍然是日间病房的主要分支,这也充分体现了日间病房的特点[11];另一方面,护理管理显得尤为重要,日间化疗、日间儿科等也“不甘示弱”[12]。这些都说明日间病房作为一种新型的治疗模式正在迅速发展,科研生命力旺盛,发展空间大[13]。   3.2 中国日间病房研究的现状 从日间病房研究的国家分布来看,美国无论是发文量还是文章被引频次都处于领先地位,中国发表文献286篇,位于第8位,但被引频次与美国差距较大,这可能与文献质量不高和较多的研究以中文发表有关。从国家的合作来看,美国、英国、德国仍然是目前日间病房研究的主体国家,中国在合作方面与国外还是存在较大差距,这可能与日间病房发展较晚有关[14]。从机构分布看,国际上多以一流大学为主(如伦敦大学),国内主要为三甲医院(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可能与国内的政策导向相关[15]。从作者分布来看,国际上主要是Bellomo R等,国内主要是三甲医院的学科带头人,如戴燕等,这可能与日间病房属医院科室管理有关。从期刊分布来看,国内期刊的发文量不少,但影响因子均较低,这可能与国内日间病房普遍认知度较低相关。从研究热点来看,国内外日间病房研究既有相似性,又有差异性,相似性主要表现在日间手术的开展与治疗,差异性主要体现在国内对肿瘤化疗关注度较国外高[4,16]。
  3.3 日间病房在临床科室中扮演的角色 我国日间病房起步晚,规模小,发展相对缓慢,目前处于试点及逐步完善阶段,1989年解放军第306医院设立儿科留观日间病房(国内较早)[14],相继广东省人民医院(1994年)、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1995年)成立了日间病房[17],2006年,中国加入国际日间手术协会(IAAS)[10],日间病房的开展和日间手术迎来新的机遇,国内大多医院于近5年成立;本着合理利用医疗资源,降低住院费用,减轻经济负担,提高床位使用率的原则[4],日间病房在我国各大医院逐步发展;由于发展较晚,故日间科研意念相对薄弱,且国内缺乏高水平、国际化的日间研究团队和相关科研机构。
  总之,在全国大医改的背景下,日间病房作为医院诊疗模式优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运而生[18-19],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和优化资源配置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并逐步完善,更好地为患者服务[20-21]。文献计量学可视化分析能从文献的视角客观地评估日间病房研究趋势,并反映出该领域研究的国家或地区分布、核心研究机构、重要研究专家以及研究热点[22-23]。但笔者的文献仅来自Web of Science和CNKI数据库,在一定程度影响样本的代表性,故结果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在文献分析过程中发现,国内日间病房研究文献以医院或科室经验总结等综述类文章为主,关于日间病房病例的随机对照试验较少,尚缺乏大样本高质量的研究。
  参考文献
  [1]霍明,于停,王佳楠,等.日间病房诊疗模式的建立及管理[J].智慧健康,2018,4(22):13-14.
  [2] Pugel S.Choosing Wisely in Georgia: A Quality Improvement Initiative in 25 Adult Ambulatory Medicine Offices[J].Jt Comm J Qual Patient Saf,2018,44(12):699-707.
  [3]邢沫,薛冬,彭炜,等.肿瘤医院日间病房诊疗模式及效果分析[J].医院管理论坛,2015,32(5):10-12.
  [4]李真.肿瘤日间病房在我国的发展研究[J].当代护士(上旬刊),2018,25(6):19-20.
  [5]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日间手术麻醉专家共识[J].临床麻醉学杂志,2016,32(10):1017-1022.
  [6]黄培,易利华,钱红英,医院日间手术的创新实践与思辨[J].医学与哲学(B),2017,38(5):83-85.
  [7]张晓丽,范小红,侯旭敏,等.全信息化管理模式在日间化疗中的应用[J].中国卫生质量管理,2018,25(4):32-34.
  [8]靳杭红,王明圣,吴晓庆.日间手术病房运行模式的探讨[J].西南国防医药,2017,27(9):1013-1015.
  [9]何小华,马效恩,李静.试行“日间病房”,探索推动基层首诊新模式——以山东省某基层卫生院为例[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A4):289-295.
  [10]汪鑫.日间手术管理信息化的实践[J].信息与电脑(理论版),2016(11):182-183.
  [11]马洪升,程南生,朱涛,等.华西医院日间手术快速康复(ERAS)规范[J].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2016,23(2):104-106.
  [12]陈京,杨煦,王丹,等.某肿瘤专科医院日间病房收治的结直肠癌患者的就诊情况和转归模式[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8,26(7):520-524.
  [13]叶明蕊,侯秀平,陈晓燕,日间病房应用移动护理信息系统(PDA)对用药安全的影响[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8,9(16):195-196.
  [14]戎正,王帅,叶平,等.某综合三甲医院开设日间病房运行状况分析[J].西南国防医药,2017,27(12):1375-1376.
  [15]兰玲莉,肖锋.从运营管理角度探讨日间病房管理模式[J].西南军医,2018,20(3):397-398.
  [16]陈娜.肿瘤内科开设日间病房的护理管理[J].大家健康(学术版),2016,10(12):269.
  [17]王麗,王富兰,舒春梅,我国肿瘤日间病房发展现状研究[J].护士进修杂志,2016,31(19):1750-1752.
  [18]姜天一,张丹.院长论道:让改革与管理齐飞[J].中国卫生,2016(11):61-65.
  [19]薛静,陈文航,钟彬,等.新医改下实施日间诊疗模式对来源专科绩效指标的影响评价[J].中国卫生产业,2018,15(31):93-94.
  [20] Halliday S,Hunter D J,McMillan L.Ward staff perceptions of the role of the advanced nurse practitioner in a ‘hospital at day’ setting[J].Br J Nurs,2018,27(2):92-97.
  [21]刘蔚东.日间手术合理调配诊疗资源[J].中国卫生人才,2016(3):27-30.
  [22] Zeleznik D ,Blazun V H,Kokol P.A bibliometric analysis of the 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1976-2015[J].J Adv Nurs,2017,73(10):2407-2419.
  [23] Torre G L,Sciarra I,Chiappetta M,et al.New bibliometric indicators for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 an evolving panorama[J].La Clinica terapeutica,2017,168(2):e65-e71.
  (收稿日期:2019-07-17) (本文编辑:张爽)
转载注明来源:/6/view-1518625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