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同伴教育对重度烧伤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探討同伴教育对重度烧伤患负面情绪、依从性、生活质量的影响,为临床开展有效康复护理提供依据。方法:选取2017年3月-2019年3月在西安市第九医院烧伤科住院的66例重度烧伤患者纳入研究,然后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实验组(33例)和对照组(33例)。对照组实施常规护士主导的健康教育,实验组在对照组基础上给予专业培训的同伴支持教育,比较两组干预前后的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与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依从性量表、生活质量量表(SF-36)评分情况。结果:两组SAS、SDS评分均较干预前降低或减弱,且干预后实验组的SAS、SDS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实验组(90.91%)依从性优于对照组(66.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SF-36各维度评分均较干预前提高,且干预后实验组各维度评分均较对照组提高明显,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同伴教育能有效减轻患者焦虑、抑郁心理,有助于削减患者的负性情绪,并改善心理状态及功能,使患者自主进行功能锻炼,提高其依从性,进一步加快功能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以便帮助患者更快适应社会、重拾自我。
  [关键词]重度烧伤;同伴教育;康复效果;生活质量;焦虑;抑郁;依从性
  [中图分类号]R473.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6455(2021)01-0153-03
  Effect of Peer Education on Rehabilitation of Patients with Severe Burn
  LAI Hai-jing1,LI Jin2,XIAO Hou-an1,SU Jing1,WANG Yu1,WANG Li-na1
  (1.Department of Burn and Plastic Surgery,Xi'an Ninth Hospital,Xi'an 710054,Shaanxi,China;2.Nursing Department,Medical College of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Xi'an 710061,Shaanxi,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peer education on negative emotions, compliance with functional exercise and quality of life in severe burn patients, so as to provide evidence for effective clinical rehabilitation nursing. Methods  66 patients with severe burns admitted to the burn department of Xi 'an ninth hospital from March 2017 to March 2019 were included in the study using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and then randomly divided into the experimental group (n=33) and the control group (n=33).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outine health education led by nurses, and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given professional training and peer support education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scores of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 compliance scale and quality of life scale (SF-36)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Results  The SAS and SDS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and the SAS and SDS scores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compliance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90.91%) was bett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66.67%, P<0.05). The scores of each dimension of SF-36 in the two groups were higher than those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and the scores of each dimension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after the intervention(P<0.05). Conclusion  The peer education can effectively relieve patients' anxiety, depression, helps cut patients' negative mood, and improve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and function, make of functional exercise on their own patients, improve its compliance, further speed up the functional recovery, improve patient quality of life, in order to help patients more quickly adapt to the society, to regain self.   Key words: severe burn; peer education; rehabilitation effect; quality of life; anxiety; depression; compliance
  烧伤是一个不可预期的事件,发生的突然性给患者身心造成显著的双重损害。有关数据中心估计全世界大约每年有1 100万人遭受烧伤带来的不同程度的损害[1]。有调查显示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烧伤发生率更高[2],随着医疗技术取得的突破性进展,重度烧伤生存率已达98.9%[3],因此患者对生存质量有了更高的要求,烧伤医治目标已经向“功能和心理一体化康复”转移和发展,目前已成为国内外共同探讨、改善的重点和热点话题。削减患者的负性情绪,并改善心理状态及功能,使患者自主进行功能锻炼,提高其依从性,进一步加快功能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以便帮助患者更快适应社会、重拾自我。然而传统的健康教育在长期保持和预防行为的改变效果不显著,国内外相关专家教授提出了同伴教育,即在具有相同或相似遭遇和体验的群体中,通过互相传递信息、分享知识、交流行为技巧,以达到共同健康目标的教育形式[4]。但同伴教育在烧伤领域鲜有报道,本文通过探讨同伴教育对重度烧伤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为临床开展有效康复护理提供依据。
  1  资料和方法
  1.1 临床资料:选取2017年3月-2019年3月在笔者医院烧伤科住院的66例患者纳入研究,纳入标准:①符合《外科护理学(第五版)》的重度烧伤诊断;②年龄16~70岁;③自愿参加;④具有听说读写的基本技能。排除标准:①参加过相关或类似实验研究;②烧伤前合并有其他重要器官、脏器功能损伤;③精神异常;④认知不全或异常。按入院先后顺序编号,将重度烧伤患者随机并平均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本研究得到西安市第九医院伦理委员会同意批准,纳入研究的患者均知情同意,并签订协议。
  对照组:年龄18~64(40.45±6.58)岁;男23例,女10例;婚姻:已婚21例(离异或丧偶1例),未婚12例;有医保26例,无医保7例;教育程度:高学历(大专以上)19例,其他14例。实验组:年龄19~63(40.14±6.44)岁;男22例,女11例;婚姻:已婚23例(离异或丧偶2例),未婚10例;有医保25例,无医保8例;教育程度:高学历(大专以上)20例,其他13例。两组患者在以上几方面具有可比性,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护理方法:两组患者住院期间均行烧伤常规护理,主要包括心电监测、氧气吸入、抗休克、抗感染、心理疏导、营养评估监测、预防并发症,疾病知识及用药指导等。出院后护士对两组患者均给予电话随访,实验组在此基础上另外给予实施同伴教育,具体操作如下:
  1.2.1 同伴教育者的招募:选择10位本科室康复患者,入选标准:心理健康积极、康复依从性良好、沟通及组织能力较好、医疗及道德素质良好、愿意参加同伴教育活动,有教育及培训经验及背景者优先。
  1.2.2 成立同伴教育专科培训小组:选择3名中级及以上的护士,沟通技术较高、理论知识扎实及实践经验深厚的较高资历护理人员成立同伴教育专科培训小组,承担同伴教育者的培训工作,主要包括:同伴教育的目的,烧伤相关疾病知识,饮食指导、常规康复功能训练、药物使用注意事项等内容,同时对同伴教育者进行心理评估及护理、情绪调节与控制、组织能力、沟通或交谈等技巧的培训,从中录取6名考核合格者作为同伴教育者,承担教育工作。
  1.2.3 同伴教育方法及内容:住院期间由责任护士及同伴教育者共同参与逐渐过渡到以同伴教育为主。以小组讨论的方式进行,同伴教育者首先分享烧伤过程中的真实感受以增加与患者的共情心理,以实际烧伤康复经验帮助患者了解烧伤康复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增强患者治疗的信心,引导患者主动积极地诉讼自己的困惑及担忧,以分享的方式减轻其心理压力及负担,削减患者的负性情绪。小组讨论后根据患者存在的问题给予个性化与针对性护理干预,在心理及康复治疗师的指导下,采取一对一的方式进行心理治疗与护理,引导其以适量运动锻炼、加强与其他患者的互动、分享、沟通等方式改善心理状况及社会关系。
  1.2.4 出院后建立同伴教育微信群:每月3次定期进行同伴教育活动,在微信群中互相交流患病过程的感受、恢复情况、活动能力及遇到的困难及问题。同时同伴教育不定期对患者进行服药情况、康復运动、复诊情况进行监察,对存在的问题及时与医护人员沟通协商解决,每月进行一次护患座谈会以便医护人员和同伴教育者对患者进行准确身体和心理评估。两组患者均在干预3个月后进行效果评价分析。
  1.3 评价指标:于干预前后评定。
  1.3.1 负性情绪: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与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5]测评,得分越高表示焦虑、抑郁越严重。
  1.3.2 治疗依从性[6]:采用依从率评价,患者主动为依从;基本遵医嘱为一般依从:不能按医嘱为不依从。依从率为依从和一般依从之和。
  1.3.3 生活质量:采用SF-36评分量表测评[7],总健康8个维度,得分越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越高。
  1.4 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 22.0进行分析。描述性统计用频数、百分数、均数、标准差表示,用χ2检验和t检验。检验水准ɑ=0.05,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SAS、SDS评分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SAS、SD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干预后两组患者的SAS、SDS评分均较干预前明显降低,实验组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两组依从性比较:对照组依从率明显低于实验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3 两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与干预前比较,干预后两组患者SF-36问卷各因子评分均有所增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实验组均较对照组明显增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烧伤是全球范围的常见一种损伤,造成的意外伤害是导致死亡的八大主要原因之一[8]。该病病程长,康复后遗症多,花费大,对患者的身心造成双重打击和严重的家庭负担,导致患者焦虑、抑郁等负面症状[9]。产生自暴自弃想法,烧伤可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10],患者無法从焦虑、抑郁、恐惧等不良情绪中解脱,严重影响其生活质量。甚至出现伤人、伤己的可能,不遵医嘱进行康复锻炼治疗,影响机体恢复,从而造成患者的生活质量显著下降。同伴教育打破了传统的护士主导的健康教育,也是一种革新教育形式,有国外研究表明,患者更容易和愿意接受同伴的建议和指导,这种形式可以提高患者接受度。
  笔者科室针对以护士为中心的传统健康教育弊端和不足,补充实施了同伴教育。并且加强对同伴教育者的沟通和交流技能的培训与指导,不断提升同伴教育者的健康教育能力,以确保教育工作的有效性。实验结果表明,实验组干预后的SAS、SDS评分较对照组显著降低。说明了同伴教育能有效减轻患者的心理压力和改善负性情绪。同时同伴教育活动给患者创造了愉悦的沟通环境,使彼此达到共情心理[11]。同伴教育者强化烧伤患者的认知,通过树立榜样作用、正性暗示,善于引导患者分享心声,稳定患者心态,安抚情绪波动,鼓励勇敢面对现实。同伴教育者可以更好地纠正其错误思想,让患者用更加积极的方式应对疾病[12]。同时使其看到希望,有利于患者进行情绪管理、调控,走出黑暗阴影,改善社会关系,让患者主动回归原来的角色,适应社会,从而使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
  且干预后实验组依从性优于对照组,通过与部分患者的交流沟通,了解到传统的护士宣教具有普遍性,患者容易出现拒绝、排斥治疗的心理和想法,直接影响治疗效果,降低预后效果。同伴教育者与患者能感同身受,能预知患者的应激状态,以过来人的身份与患者进行沟通交流,可以准确评估患者的认知水平,并能倾听到患者更多的真实想法,从而了解患者的心理需求。同伴会鼓励患者多与医生、病友、家属交流,以患者能理解的沟通方式讲解功能锻炼的目的与意义,并讲述自身成功案例,为患者建立良好的功能锻炼习惯,使康复锻炼依从性趋于良好,增加生活的信心及希望,为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与本研究的实验结果相统一:实验组干预后的SF-36问卷各因子评分均较对照组明显增加。同时也与刘佳等[13-14]对同伴教育相关实验研究结果一致。
  综上所述,与护士习惯性填鸭式的灌输讲授为主的健康教育相比,同伴教育使患者更乐于、易于接受,从而使患者把康复治疗主动积极地融入生活中,达到建立良好的康复自我管理习惯,最终向更高生活质量的方向发展。据统计全球烧伤患者逐年上升[15],给烧伤护理工作带来巨大压力,同伴教育可以更方便、经济的方式来弥补护理资源的不足。
  [参考文献]
  [1]王婧.烧伤患者社会支持、应对方式、希望水平及反刍性沉思的相关研究[D].南昌:南昌大学,2017.
  [2]李玲霞,李丹丹,王淼.前臂及手部深度烧伤整复的临床康复护理干预研究[J].中国医疗美容,2018,8(2):85-88.
  [3]Tompkins RG.Survival from burns in the new millennium: 70 years experience from a single institution[J].Ann Surg,2015,261(2):
  263-268.
  [4]钟瑭盛.同伴教育对PICC带管化疗患者自我感受负担及生活质量的影响[D].石河子:石河子大学,2016.
  [5]陈凤.心理干预对恶性肿瘤患者家属心理障碍的作用[J].现代医学与健康研究电子杂志,2018,2(11):96.
  [6]刘冉,刘然.处方点评对促进社区临床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效果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8,34(5):11-13.
  [7]陈雅菲.奥替溴铵联合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片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研究[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7,32(10):1967-1971.
  [8]王成,周业平,陈忠,等.2010年至2018年北京市某烧伤中心化学性烧伤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电子版),2019,14(6):426-429.
  [9]李鑫玺.人流术后患者应用优质护理的效果观察[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7,17(10):144-145.
  [10]Steven Liew,Woffles TL Wu,Henry H Chan,et al.Consensus on changing trends, attitudes, and concepts of Asian beauty[J].Aesthetic Plast Surg,2016,40(2):193-201.
  [11]郭红磊.同伴教育对伴有情绪障碍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影响[D].天津:天津医科大学,2014.
  [12]员倩倩,孙玉莲,马玉杰,等.护士主导的同伴教育对肝硬化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及应对方式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9,25(17):17-20.
  [13]刘佳,谢建飞,刘立芳,等.基于微信的同伴教育对肝移植受者服药依从性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华器官移植杂志,2019,40(8):484-488.
  [14]朱玉芬.护士主导的同伴教育对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健康状态影响的研究[D].郑州:郑州大学,2015.
  [15]王亚菲,赵永健,孙健.重度烧伤患者脓毒症发生的影响因素及预后分析[J].山东医药,2019,59(34):63-65.
  [收稿日期]2020-04-10
  本文引用格式:赖海静,李津,肖厚安,等.同伴教育对重度烧伤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J].中国美容医学,2021,30(1):153-156.
转载注明来源:/6/view-1538935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