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论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兴起的必然性

作者:未知

   绘画领域中的女性主义是一种艺术的话语方式和存在方式,代表着对社会的反思。自17世纪开始,艺术界惯给女性艺术家贴上“入侵者”的标签,表面看似敞开怀抱欢迎所有人,实际却鲜对女性开放,直到西方女权运动的兴起。随着社会发展的大步调及不断发掘过程中的体会需要,绘画领域中的女性主义艺术的兴起注定且必要。文章通过对女性主义在绘画领域中长期以来的社会背景到各种因素交替影响下带来的观念转变,再结合客观市场的需求及具体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和个人觉醒意识的研究,阐述绘画领域中的女性主义兴起的必然性。
  一、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的发展背景
   对于女性主义的解读,是对父权制政治利益的反向结盟,带有政治色彩。纵观历史长河,几千年来的两性社会、男女关系一直受到物质世界“弱肉强食”客观规律的影响,导致最终以理性强悍的男性为至高点的男权社会,感性柔弱的女性为“随从附属”,形成了所谓男尊女卑的历史现象。魏宁格(Weininger)认为:“最低贱的男人也比高尚的女人高得不可比拟。”中世纪时的基督教文化中同样存在“妇女天生是次一等”的荒谬说法。这些约定俗成的时代观念长期限制着女性的发展,女性大多处在以男性为主体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框架之中,她们不断受到忽视、压制和歧视。
   通过绘画领域发现,20世纪以前的绘画几乎没有女性参与其中的迹象,基本由男性完成。佐法尼(Zoffany)创作的《皇家学院院士们》刻画了所有的男性院士,但独独少了两位女院士,即使她们在当时已经小有名气。这一方面是因为她们被禁止参加人体写生;另一方面体现了其社会地位的低下以及被传统集体否定的角色。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首次考察艺术学院的人体写生课时发现性别歧视的问题。自文艺复兴以来,人体写生课作为研究训练的基础,是每位画家创作的重要因素。但直到20世纪初,女艺术家依然被禁止参加任何人体写生课程,等同于被剥夺了最高级艺术作品——历史画的可能性,使得她们被限制于“镜前”肖像、风俗画等。历史记载的中国女画家同样寥寥无几,仅有的女画家还具有官宦家庭的背景,且她们的作品皆体现了男性的审美意识,思维仍处于随从状态。
  二、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观念背景的转变
   历史还原了女性长期以来备受偏见和质疑的真相,古往今来女性艺术家的数量更是屈指可数。压迫至最低处必定会“触底反弹”。19世纪,来自西方的女权主义运动成为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的发生因素与艺术理论的影响来源,其中女性的贡献功不可没,它像一条分水岭,使人们从最基本的生存开始向多样化情致发展,突破了既定艺术界限。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随着“男性主义”的衰落,西方艺术领域中出现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流派——女性主义。其所掀起的变革风潮也对具有特殊文化背景的中国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加上1995年妇女机构将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引进中国,使国内艺术市场有了新的定义与诠释。
   20世纪,马克思就女性在社会革命中的重要作用提出经典阐述:“每个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没有妇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伟大的社会变革,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女性的社会地位来精确地衡量。”马克思认为,女性对于人类社会的贡献不仅体现在物质劳动和繁衍后代上,还体现在社会革命事业中,是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重要动力。20世纪80年代,大批西方女性主义专著传入中国,由朱虹发表的《美国女作家作品选·序》首次将“女性主义”这一名词正式引入中国。英国《卫报》曾报道,美国马里兰州大学的科学家发现,这个世界对于女人来说似乎更多彩,很多女性在识别色彩的比差和层次方面优于男性。例如,两种颜色由一男一女分别作出描述区别,男性在描述时是“蓝色”,而女性描述会是“宝马蓝”和“比亚迪蓝”。由此可见,在女性主义的带动下,会产生更多优秀的女性艺术家,通过性别先决的生理差异,为绘画领域作品增添多层次且富有女性魅力的色彩,也为世界美术史的完整性添砖加瓦。
  三、多重“市场”的需求
   对于“市场”需求这一必然性因素,其含义不仅在字面,更是文化政治上的“市场”需求。众所周知,女性主义的由来受到多次强有力的女性主义运动及理论影响,开端即带有政治因素,并引起国际的一片躁动。当女性的社会地位提高并具有话语权时,争端增多,需求加大。
   1971年,一篇来自琳达·诺克林的名为《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的文章在《美术新闻》刊登,它的直白明确引发了一场空前激烈的讨论,此激烈程度也再一次证明了世界对于绘画乃至艺术语境下关于“女性”这一词汇的敏感度与关注度。这篇文章的发表成为艺术史上女性主义发展的开端。1994年,中国女性画家路青的作品《我是荡妇》就像一把锋利的剑直戳进旧社会封建文化的脊髓,其画面与名称充满对当时男权社会下过分规范女性的事实揭露及挑衅意味。
   从商业市场的角度来看,21世纪以来,国内艺术拍卖市场上女性艺术形势大好,无论是带有政治意味的女性主义题材还是女性艺术家,都受到了广泛关注。个中缘由不仅是因为女性艺术家天然的生理因素在很多思维、视知觉方面强于男性艺术家,产生专属于女性的艺术风格,更重要的是时代给予女性艺术家及绘画领域中的女性主义展现的平台增多。尤其是近幾年,女性主义专题的群展数量以及国内外知名女性艺术家的个展所占比重的提升,如喻红、段英梅、彭薇等,都可以看出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的必要性和影响力不容小觑。从外在状态来说,近几年全球艺术作品市场拍卖记录中女性艺术家的拍卖记录无论从成交额还是关注度都要优于男性艺术家。
  四、女性艺术家自我意识的觉醒
   在油画创作作品中,女性这一角色更多是所描绘的素材,身在其中却是“局外人”,优秀艺术家主要是男性,偶尔会出现女性。每当强调性别的同时便会遭到世人的质疑。
   20世纪的墨西哥女画家弗利达·卡罗(Frida Kahlo)是一位具有传奇魅力的女性艺术家。她的油画作品中体现了一个柔弱普通的女性在经历现实挫败后对婚姻、家庭社会等问题不妥协、不示弱的主观表达及态度。作为一名女性艺术家,弗利达一直坚持本我,也正因为存在这样一种女性意识,使她的作品拥有了无限的意义。    中国“85美术新潮”后也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女性艺术家,代表人物有夏俊娜、申玲、管朴学、蔡锦等,她们有着不同的风格,或奔放表现或内涵写实,或唯美浪漫。申玲的笔触奔放大胆,毫不掩饰却直抵人心,表达看似粗鄙,实则细腻描绘两性关系;夏俊娜的油画作品富有少女的浪漫情怀,且兼备古典和现代风格;管朴学的作品豪放且具有异域色彩风情,玻璃器皿通透斑斓;蔡锦作品中的枯萎形色对生命内涵的张力表现带来无以名状的触动和吸引。这批优秀女性艺术家在“85美术新潮”运动中发挥着极高的个人价值,敢于否定艺术集体理想主义下的观点与风格,通过个人的艺术构想和切身实验改变两性关系。
   无论是女性意识或女权主义观念,女性艺术家在艺术领域都以她们特有的情感意识,从独特的女性视角出发解读着这个时代,突显了女性在男性包围着的社会中运用独特女性视角来看待社会的新观念,或者说是一种反叛、一种革命。
  五、结语
   美术发展史的研究是对当时社会背景文化的研究,就如同论绘画领域中女性主义兴起的必然性亦是论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升的必然性。如今,影响女性主义发端的女权主义运动已维持百年,女性主义艺术崛起并发展成为一种全球性现象。作为一种否定的声音,它的任务更多的是打碎固有的男权势力压迫。绘画领域下女性主义将会成为什么,将会改变什么,如何实现女性议题的不断超越是现阶段的重中之重。从长远看来,人类文明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必须依靠女性的力量,这样人类才足以实现全面发展并且维持和谐互利的良好状态,更有利于建立健康的社会秩序和关系。可见,女性主义在绘画领域的兴起具有必然性。
  参考文献:
  [1]王大春.浅论绘画领域的女性意识[J].美术观察,2018(11):126-127.
  [2]匡汇聪.女性艺术主题的嬗变[D].天津:天津美术学院,2018.
  [3]李建群.西方女性艺术研究[M].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2006.
  [4]袁凤.浅谈现代女性主义艺术:从“她”的视角出发进入艺术史[J].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3(3):56-57.
  [5]张韵雪.西方与中国语境下“女性主义艺术和女性艺术”“女性艺术家”“女性經验”概念的流变[J].今古文创,2020(34):75-77.
  [6]罗丽.女性主义艺术批评[D].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2005.
  [7]马公伟.当代女性艺术与女性主义艺术批评[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5):184-185.
   (作者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7/view-153897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