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棋牌网-手机版官网

论《宠儿》中黑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作者:未知

  摘 要:《宠儿》是托尼·莫里森的代表作,这部小说通过对三代黑人妇命运的描述,阐述了黑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关键词:《宠儿》 黑人女性 自我意识 觉醒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1578(2019)01-0015-01
  1 前言
  托妮·莫里森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非裔美国女性作家之一,是文学史上第一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非洲裔美国人。在莫里森的九部小说中,《宠儿》的知名度最高。托妮·莫里森在《宠儿》一书中探讨了三代黑人女性争取自由和自我认同的过程,强调了自我意识觉醒的重要性,这是黑人从肉体到灵魂解放的重要历程。
  2 一个失败的斗士——贝比·萨格斯
  贝比·萨格斯《宠儿》先后和6个男人生了8个孩子,但她所有的孩子不是死了就是失去了与她的联系。作为一名黑人女奴,她被剥夺了一切,甚至失去了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感。正如大卫·劳伦斯(David Lawrence)所言,在奴隶制下,“命名的权力绝对属于白人主人”。贝比·萨格斯从来没有被加勒夫妇叫过她的真名,珍妮是她被贩卖时的名字。贝比是她丈夫亲切地称呼她的方式,萨格斯是她丈夫的名字,是她与丈夫唯一的纽带。失去一个人的名字意味着失去身份。因此,名字成为贝比·萨格斯确立自己身份的框架,这也表明贝比·萨格斯的自我意识觉醒。
  她最小的儿子黑尔用劳动换取她的自由,从那时起,贝比·萨格斯明白了自由的意义。她开始在黑人社区宣扬爱和帮助他人。贝比·萨格斯用她那颗伟大的大心灵向被解放的黑人男女奴隶们證明,要想追求自己的身份,他们必须首先维护自我所有权。她敦促黑人社区爱他们的黑人身体和自己。然而在遭到社区的背叛后,贝比·萨格斯对自己和黑人社区失去了信心,她放弃了自我奋斗。由于精神上的崩溃,贝比·萨格斯彻底地退到床上去思考色彩。她在触摸自由的土地上重新获得的自我意识逐渐丧失。总之,贝比·萨格斯是黑人的象征,他们通过对白人和上帝的宽容和温顺的美德,平静地接受和忍受奴隶制所带来的一切苦难,但最终发现了真相:他们的牺牲毫无意义。
  3 一个不屈不挠的斗士——赛丝
  对塞丝来说,她在甜蜜之家的生活一开始似乎很甜蜜。加纳是奴隶主,他实行一种相对开明的奴隶制度。在这种“人道”的管理下,无辜的塞丝错误地认为自己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在学校老师接管甜蜜之家之后,塞丝自发的自我意识逐渐被唤醒。学校教师认为奴隶是原始的野蛮人。他通过记录黑奴的行为和测量他们的身体来进行他的“科学实验”。塞丝意识到,尽管她具有人类的特征,却被当成了动物。“特征”的划分可以作为唤醒塞丝最初自我意识的催化剂。所以塞丝决定把她的孩子送走,以避免被奴役。她期待着为自己和孩子建立一个新的身份——一个自由的人。
  塞丝逃跑的过程象征着从死亡到新生活的过渡,逃离是塞丝对奴隶制限制她母亲身份的力量的强烈反对,她这样做是为了给孩子们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当塞丝最终到达蓝石路124号时,贝比·萨格斯和黑人社区的人们愿意接受塞丝。社区的认同既证明和培养了塞丝的人性,也培养了她的主体性。经过28天的暂时苏醒,塞丝再次跌入了“死亡”的深渊。为了保护她的孩子免受残酷的奴役,她选择了结束他们的生命。塞丝通过自我毁灭粉碎了老师的阴谋,并设法保护她的其他三个孩子。塞丝的行为清楚地表明,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身份,她作为母亲的地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由于奴隶的压迫和母爱的缺失,塞丝的思想已经扭曲了。杀婴之后,塞丝陷入了无休止的自责,开始本能地压抑自己对悲惨过去的记忆。18年后塞丝逐渐意识到对自己的伤害对白人影响不大,她应该更有效地反抗压迫,被压迫人民必须积极站出来反对霸权主义。
  4 一个充满希望的成熟女人——丹佛
  在《宠儿》中丹芙的痛苦是关于她的孤独。丹芙产生孤独感的最初原因是宠儿被谋杀,这使她与社区疏远,使她害怕她的母亲。宠儿的出现给了丹芙一个机会,通过这个妹妹的凝视来确认她的身份。宠儿经常被谴责为破坏性的、复仇心切的女儿,她代表着被奴役的过去,而丹佛则被称赞为代表未来的救赎人物。虽然有一段时间,丹佛错误地将自己与宠儿联系在一起,但用芭芭拉·希尔·里格尼(Barbara Hill Rigney)的话来说,“莫里森认为丹芙是希望的象征,是疏离感与社区之间的桥梁,是身份得以延续的象征,总是与种族和性别联系在一起”。
  当塞丝和宠儿似乎都不关心第二天会发生什么时,丹芙看着塞丝消瘦下去,意识到她的母亲可能会死去。她意识到她必须向社区寻求帮助。丹芙第一个寻求帮助的人是琼斯夫人。与琼斯夫人的会面让丹芙觉得有必要成熟起来。她与黑人社区建立了联系,发展了自己的关系。她很快开始为博德温做夜工,并在一家衬衫厂找了一份白天的工作。小说结尾处,保罗·D与丹佛的相遇展现了丹佛的成熟与自信。丹芙在小说结尾坚定地维护了自己的主体性;当保罗·D向她表达他对宠儿的看法时,她突然表示反对,说:“我有我自己的看法。”作为第一代不屈的一代,丹佛代表着未来。丹佛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第一次开始发展独立的自我意识。
  5 结语
  虽然整个黑人群体的身份认同是托妮莫里森关注的焦点问题,但她更多的是对黑人女性命运的特殊关注。黑人妇女在性别、种族和阶级的三重压迫下,是社会的连锁受害者。他们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自己的觉悟和奋斗,把自己从现实的深刻荒凉中创造出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社会中找到一个强大的新身份;只有当黑人妇女找到解决办法时,整个黑人社区才能找到生存之道。
  参考文献:
  [1] David L. Middleton, ed. Toni Morrison’s Fiction: Contemporary Criticism[M].New York: Garland Publi-
  shing,1997:191.
  [2] Barbara Hill Rigney. The Voices of Toni Morrison[M]. Columbus: Ohio State University Press,1991:44.
转载注明来源:/9/view-15271113.htm

服务推荐